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作家作品 >>圖書 >> 《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
    详细内容

    《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

    时间:2018-10-29     作者:施施然【原创】

    (以下通訊及作品評論《因為疼痛……》和《一枝“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均由《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的作者施施然提供,河北作家網僅用于作品展示及文學交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異議,我們將及時刪除。)

     

    中國婦女報3月2日訊:女詩人施施然的這本最新詩集共分三輯,“世相”是她對外部世界的打量,詩人悲傷于世相中的不堪和黑幕,詩中有女詩人中少有的金石之音;“半生記”中,詩人獲得了新穎的打量自我的角度:她坦陳生命中的種種遭遇;“時差”關于游歷,在他者的國度,詩人看到的“差異”中的自我。

    著名詩人、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西川說:“當美善遇到丑惡,如果不選擇回避,就會變得鋒利起來。這是我讀施施然近期詩歌的第一感受。她的詩歌的體積感,她的語言的重量,她在下手寫作時的準確而決絕,使這個來自蒸汽時代的唯美的信徒具備了惡狠狠地處理當下生活的能力。換個角度說,她展示出了一股英豪之氣。而她本質上是一個細膩的,講究品位的人”。

    施施然,原名袁詩萍,詩人、畫家、中國作協會員,近年活躍于詩壇,詩作曾被譯為英語、瑞典語、韓語等語言發表,出版過詩畫集《走在民國的街道上》(臺灣)、詩集《青衣記》《杮子樹》等,其國畫作品多次入選國際國內畫展并被收藏。


    因為疼痛……

                                                   ——讀施施然詩集《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施施然母親之逝,是她從此寫詩的開始。第一輯的“世相”中,幾乎彌漫著她的喪母之慟,如一把伍爾芙的刀子插在詩人的心上:“又一次從午睡中驚醒……母親查出肺癌晚期/如今睡在常山陵園的地方,已經12年”(《回家》);“春夜的夢,沒有大門/死去的母親像笑聲。在里面進進出出”《春夜》)不時在夢中出現的母親,無意識生死的演繹,魂牽夢縈格外清晰。死亦如生。

    “哦,光陰還如此年輕/母親不老,她等候在/爐火溫暖的家中。而我跋涉在鋪向地平線的白紙上/向一個黑色的逗點”(《雪落童年》),曾經的母親就是她幼小心靈皈依的溫暖的家啊——“當我從書本中抬起頭,環顧四周/有一雙眼睛仍無處不在”(《母訓》);最后一次去醫院看望重病房的母親,想起母親早年對自己的教誨,聽人說時要正視說話人的眼睛,而此刻卻不敢正視母親的眼睛——“我何時才能出院”的詢問時女詩人內心的絕望。

    即使乘著火車時,母親也會猝然而至,“我的心驟然一緊:那是母親,立在階前,頭發被晚風掀動”(《綠皮火車》),觸目驚心;一天白日在空中,也會想起母親,“媽媽,我只記得你的笑容和白發/那一天亮如刺刀的眼”(《那一天》);甚至會成為母親的替身,“窗外張望。我代替母親/已經很多年。他還沒有回來”(《銀杏葉》),等候父親的回家......不時出現幻象的錐心之痛,驚心動魄!

    讀完詩集第一輯后,反觀此輯第一首《直到一切歸于平靜》,了悟女詩人對于家人不幸死亡恐懼已釋然,熬過多少布滿死亡陰影的歲月,時間與詩歌是她的療傷之藥。她說“我悲傷,是人生之路走了近半才知曉/盡頭是死亡”,不知生焉知死,由此參透生死的黑暗。

     

    辛波斯卡說:“在字字斟酌的詩的語言里,沒有任何事物是尋常的或正常的——沒有任何一塊石頭及其上方的任何一朵云朵;任何一個白日以及接續而來的任何一個夜晚,尤其任何一種存在,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的存在!

    這是真實存在精神的幻象。

     

    第二輯中《成長之詩》以梅自詡,“畫一朵梅花之前,雷聲轟轉/梅是你的鏡子,季節的骨殖上/驚見鮮紅”,女詩人也是畫家,她或以梅為鑒,由“驚見”之于迷戀“大地之血的奔涌/不屈的靈魂傲然在枯敗之外”,一顆少女之心萌動“體內的豹子左突右奔”,極為生動;因生命的不馴,“做一個梅一樣芬芳的女兒/在扭曲的死亡之息中/保持向上”,全詩以一朵寒梅孤傲的意象為自身的精神寫照,頗具詩與畫得參融之美。

    這一輯是詩人童年、成長、喜悅與病中的情景的自敘,以“海棠”“半生”“立春”“幽靈”“模特”什么什么“記”為題各具特色!逗苫ㄓ洝芬浴耙恢旰苫ā弊詻r,與美院的學生對比中見高潔的心氣、自持傲世的品格而自顯,“荷花是時代的不合作者/藝術也是”,表現孤芳自傲的藝術追求!肚锾煊洝分小巴该鞯目诖,試圖將/萬物都裝進去,換成金子的顏色”極富色彩感;她洞悉美殘酷的另一面“黃金的假面后/我看到的常是,人骨的白”,愛的殘忍的另一面“當秋天被剜去雙目/天空降下的雪,是否如我此時/獵獵燃燒?//而大地凋零之際,誰又能/將時代的遺體帶走!闭Z言言說的內心,述說女詩人抑制不住對世界不公的憤慨!赌L赜洝氛宫F了女模特在T舞臺光鮮亮麗“此刻她是女王”與生活背后丑惡的對照,以泄她的憤恨 “去死吧,地下室/去死吧,房租,色鬼經紀人”,寫出了生存現實殘酷的悖謬的生活之痛。

     

    第三輯是游記,詩人到過很多地方。

    譬如《上海,常德路195號》寫張愛玲故居,這幢舊樓鐵門緊閉,張的故居早已住進了房客;門邊一家頗為時髦的咖啡店,掛著她最好看的放大的照片,沾著張愛玲的名氣生意不錯。2016年11月20日上午我受“上海幽蘭淑媛讀書會”之邀,在這家咖啡店講詩歌,順便問了女侍者,她對張愛玲竟一無所知。詩人卻以空手道寫這首詩,“在黑漆的鐵門內/早流進時間裂開的縫隙/一種拜訪,在隔了72年后/七月的強光下完成。不著痕跡!惫嗜艘咽乓磺刑摕o!对邳S埔軍校舊址》讀來令人大驚失色,在黃埔一期的大合影照前,“作為女人/我仰視他們/她仰視力量和父權/腦海中有一雙手/正飛快地將帶離雪白桌布金黃香檳的餐廳/推倒在繡著紫色大麗花的席夢思上“,一種臆想挾著內心原始的瘋狂、愛的渴望的一剎那受虐的放逐而極富色彩的美,又令人愕然.《在廣州美院》是她心儀的藝術殿堂以散點透視寫來:在路的盡頭“像一顆綠寶石/幽靜,散發著藝術的光”寫內心的憧憬;童年的夢“巨大的芒果樹空了。樹冠上掛著的/銀鈴般的童年,沒有了!币嗳纭坝筒/從他們臉上褪去……”而惘然若失;“夤夜”恍惚的夢境,“她”又是詩人的“她者”,“裹著杏色的長裙里。她仰起下巴/仿佛一株水蓮突然盛開——”,其分合之變而莫測!稌r差》的詭異,詩人敘述了她從北京凌晨一點起飛十小時后,于凌晨六點飛抵巴黎戴高樂機場, 這四個小時哪里去了?詩人寫道:“我們把時間這根柔韌的橡皮筋伸長了一截”;多余的光陰于“海綿突然滴出了水”;或是一切游走于“黑洞”之間,以博喻寫來。

    這些游記之詩的手法各具特色。

     

    《淺草寺》,女詩人匆匆而過以敏銳的詞鋒,表達了如我2016年底去日本之行的一首《日本,像一個外省》,由漢文化滋養的本是同根的,女詩人深情地寫道,“冬天我來到淺草寺/白檐紅廊,漢字巾幡/門外的銀杏樹上掛著唐朝的金子”,令人百感交集的是——“我看見祖先的虔誠和律令/看見祖先的亂發和歌哭”。有故國之思。

      《在日本夜空看到UFO》,女詩人一次驚異的發現掠過的UFO,以它之眼瞳,審視地球上發生的一切“云層下面的世界,這個橢圓形球上/人類螞蟻般凡俗的一生;/相互攻訐,仇恨/施以炮火的欲望……”——成為我者之眼而反思,令人警醒。

    《塞納河》堪稱結構完美,以一條碧綠的塞納河貫穿全詩;立在白色的船頭的詩人“移步換景”,“仿佛切割一塊巨大的翡翠/游船劃開塞納河”,沿岸目之所見的與心靈所見的歷史與現實交融的巨大容量的人文藝術,付之于“我需要儲備/足夠的綠”,并以鋪排的手法寫了梵高、羊脂球、茶花女與洗衣婦以及莫泊桑的禮帽、“福樓拜用指節在橋欄上敲打出桃花的節奏”…… “雷鳴電閃,照亮雨果蘸著鮮血的鵝毛筆”。

     

    這一切,亦如詩集的名字“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系于內心的疼痛。

     

    她作為畫家,說到語言可從上述的作品中看到她在語言色彩感創造上的努力和探索。又譬如《在曼谷》的一句,“笑意仿佛鑲嵌在臉上黃金的贊頌”,句子的主干“笑意鑲嵌贊頌”就也奇了,卻“贊頌”又以“在臉上黃金的”色彩感來修飾,表現了船娘、警察和人妖的安適與自足。另外,《海棠記》中“她們在清明的細雨前/走出枝葉的閨房”,以“枝葉”修飾“閨房”;甚至“詞語的花瓣撫摸我”,以“詞語”修飾“花瓣”,及擬人陌生化的美感令人涵泳,不一而足。

     

                                               李天靖一稿于華師大

                                                        2017.3.12

     

     

    一枝“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評施施然詩集《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

    苗雨時

     

    施施然是一個靈性聰敏的詩人,也是一個勤奮執著的詩人。作為女詩人,她感性而多思。自2009年始,在10來年的時光荏苒中,她從第一部詩集《柿子樹》(2011年)下起步,穿越性地《走在民國的街道上》(2013年),歷經《青衣記》(2014年)的戲劇化人生,如今,已更深入也更超邁地進入當下的生存世界。這便是她的新作《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的公開面世(長江文藝出版社,201611月)。

    這部詩集,延展了已往的藝術流脈:柔婉而骨質的思致,歷史與現實的穿插,意象與頓悟的相生,然而,在詩境營構和話語生成上,又融進了新的藝術質素,那就是,在場性的加強,敘事策略的選用,以此拓展了新的審美空間,凸現了一種更為獨特的節律、調性和風采。

    《世相》。在當今物化與媚俗的文化歷史語境下,人間百態,亂象紛沓,善惡并峙,美丑交錯,熙來攘往,紅塵彌漫。于這種表象下掩蓋的深層實質,是人們靈魂與肉體分裂的生存困境。詩人敏銳感悟到:生命之痛,是時代的病灶。她在庸常、瑣細的日常生活中,睿智地洞察了此種深隱的生命之“殤”。她清醒地發現:“這世界”是“殘酷”的,猶如“一潭冒著綠色泡沫的死水”,外在光鮮,內里腐敗,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爾虞我詐,“笑容背后涂滿了毒液的箭”(《一些有毒的》),黑暗中常有“突然露出尖牙”的“噴吐光怪陸離之火”的怪獸在身后跟隨(《現實》)。在這種險惡的,“不公平”、“不安定”的人間世道,即使人天生麗質,如果不愿自我消費和被消費,也是一種罪過,也要受到侵擾和傷害。詩人對此有切身體驗。陷入這樣的生存境況,她“悲傷”,她“焦灼”,仿佛臨到了“無物之陣”,戰士的投槍,不知擲向哪里。面對眼前的一片迷霧,她叩問:“我該怎樣自處?/當我揮出拳頭,它們像一團空氣四散/當我安坐,它們又重新將我包圍”(《有一些話,我不知道該向誰說》)。美善的流失,靈肉的裂變,讓她感到內心的“疼痛”,但也正“因為疼痛,才感覺到生命的存在”。她無奈而不甘,迷惘而有夢。為此,她給自已堆壘起了《一個人的寺院》,在那里安頓自我的靈魂。她知道:

     

    在我的時代,白晝有多少明亮和喧囂

    它的尸體就有多少黑暗與寂靜

    當白晝像巨大的追光顯露出萬千面具

    唯有黑暗使肉體中的靈魂溢出

     

    黑暗,是現世,也是虛無,正是這虛無的現世,喚醒了靈魂的覺悟,也滋育了生命的葳蕤!……

    靈肉和諧的個人獨立體的確立,是詩人致力的人生追求,也是她女性生命卓然自立的尊嚴、價值和意義的所在。為了達到這一點,她重返生命的原初,寫下了自身經歷的《半生記》,讓“我們的身體/孕育出成熟的美”。她以“童心”和“青春”,為她“中年”的沉落提供支撐,從而使其從迷茫走向澄明之境。她寫《童年之詩》:在父親的呵護和引領下,她“登山,背唐詩,練習奔跑的姿勢”;她寫《成長之詩》:年輕的生命如花,但胸中卻仿佛有一只“豹子左突右奔”,激情躍動。人生四季感應著自然四季。她在“四季搭起的臺階上攀登”:春的《海棠記》:那艷美花朵“在透明的空氣里膨脹著青春”;夏的《荷花記》:“荷花自知美,在污泥里/也會長出一顆潔白的心臟”,而《秋天記》,寫秋風來臨,如“巨型透明的口袋,試圖將/萬物都裝進去,換成金子的顏色”,至于冬雪紛飛,大地安寂,則有紅梅凌風怒放……人至中年,正處于生命的秋季,秋風落葉,身體難免有各種各樣的病痛。但病痛也使人清醒。在《病中之詩》中,她寫道:“愛我的人,快向我表白/恨我的人,快來將我殺死/欠我的,請在心中為我開辟芝麻大的一塊地方/我欠的,請給予我最后的原諒”,人在病中領悟了人生的真諦。人的一生,父母和自己的血緣與親情,是永遠割不斷的生命的內在基因。雖然他們已然離世,但她至今不忘記母親的養育之恩(《母訓》和“我在父親挺拔的肩膀上成長”的情景(童年之詩)》。母愛如海,父愛如山,女兒就是他們山海間的一輪太陽。在日常生活中,她也“飲酒”、“喝茶”、“品咖啡”,從辣、香、苦中,品嘗人生的各種況味。她說:“在人世活著/我寧愿微闔雙目”,但“只有寫詩的時刻/我的瞳孔大睜/清晰地看到這世界的累累傷痕/而我的眼神/清澈依舊(《半生記》)。幾十年的人生歷程,并沒有泯滅她生命的天性,而卻始終持守了一顆純真而潔白的詩心!……

    《時差》,是地球經線不同地方的時間差別。這里,詩記寫的是詩人國內外旅歷的的旅程:北大“未名湖”,上!俺5侣贰,“源頭古村”,“梅嶺古道”,道教“真武山”,李白“敬亭山”,“青海湖邊”,“丹葛爾古城”,臺灣“淡水小鎮”,多為祖國壯美山河,人文古跡;她也到過韓國、日本、泰國,乃至法國、德國、西班牙……。導國風情,東西文化的差異,讓她領略了人類文明的多樣、廣博、深厚。特別是法蘭西精神、德意志哲思,更使她深受感動。這些記游詩,古今交融,中外互鑒,都以自然之美、人文之韻,開闊了她的眼界,潤澤了她的心靈。這也給了她一種抗拒現代人性導化的救贖的精神力量。

    施施然走在詩歌的朝圣路上,她最初的創作,借鑒古典詩學,標舉“性靈”理念,多寫愛情、親情和清純的心靈,輕靈而飄逸,充盈著一種清雅、古樸的情韻;后來,在歷史與現實的穿越中,更多地關注現代女性的生命狀態,柔婉中帶有鋒芒,沉郁里藏著進;現在,她又把女性意識切入現代人的生存境遇,在“雙聲話語”中,彰顯自我人格的峭拔、孤傲與高貴。詩歌的藝術風致,也由優雅、溫婉,轉為柔中蘊剛,清麗奇幻,最終步入了質樸、雋永而高邁。當然,這些不是截然分野,而是相互貫通的。它們共同熔鑄了一種現代漢詩的美學特質和風范。一以貫之的,是生活細節的豐盈與精微,意象營構的清新與曼妙,話語方式的純正與嫻熟,以及運思、結撰的開合有致,婉轉姿,行止自如,渾然天成等諸特點。所有這一切,成就了她詩歌的整體的藝術氣象,就如同一枝亭亭玉立的荷花,在淤泥中,在暗夜里,永久“保持著向上的姿勢”,迎著即將到來的黎明,在自由的風中,搖曳生姿,恬靜清奇,剛健絢麗,于暗香四溢中,傳遞生命的高雅與氣韻的綿長……

    詩人曾說:“真正的創作者,……既需要天分和勤奮,也需要定力和修練”。這使我想到了詩歌最高也最終的決定因素和所能抵達的美學境界,是來自詩人的天性與才華,是這種天性和才華在個性化創造中的極致的體現。李白的“飄逸放達”,杜甫的“沉郁頓挫”,一“仙”,一“圣”,但又是那樣的不同,這都可以從他們相異的天性/人格、才華/修為中,得到有力的說明和確證。應該說,施施然對創作的認知是獨到而深刻的。既然有了此種真知卓見,那么就為自己設定了高迄的藝術目標,于此,我們相信:她依照這個方向,奮力前行,就一定能寫作出無愧于自己天性與才華的頗具有魅力的優秀詩篇,奉獻給廣大渴望以詩歌滋潤心田的讀者!

     

                                                          雨時詩歌工作室

                                                          2017215

                                             原載《中國詩人》2017年第2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