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片在线天堂AV

详细内容

逐麥香

1545646230592689.jpg


麥芒風著實厲害,一股子一股子可勁兒吹上幾日,漫地的麥子便開始炸了刺兒。是真的炸刺兒,原本乖巧著抱團兒向上的青芒軟刺們,一時間竟沒了規矩,腰桿子硬了,叛逆了,紛紛向著天空里混亂斜刺。

這是信號,麥收將至。麥子是當事者,最早感知了這一信息,于是抓緊時間日里夜里養育著自己的籽實。麥熟一晌,說是這么說,卻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一切都需要穩扎穩打。麻雀的翅膀被這熏風染了一層淡黃,在麥田上空嘰嘰喳喳飛幾遭,一震翅兒又將這顏色抖落到麥梢上。田鼠素來謹慎,但當風將一陣甜麥香壓進它的洞穴,絲絲縷縷,由不得就開始蠢蠢欲動。女人們每日盯著雞屁股,爆腌雞蛋,炒雞蛋,麥收要賣大力氣出大汗,正需要些營養來祭五臟廟。

老王蹲在棗樹下嗤拉嗤拉磨鐮刀。幾把鐮刀已在旮旯里閑置了一年,蒙塵生銹,看上去竟似陳年棄物,半分入不得眼。不過沒關系,用老王的話說,這些家伙就是欠磨,欠收拾。于是就收拾它們。收拾鐮刀的時候,老王總覺得自己也一并被收拾了。他歷來是風風火火的性子,干不來這類耐心的、屏氣凝神的活兒,甩不開膀子。好在他終于拿捏著勁道將幾把鐮刀都磨好了,原來的銹跡斑斑處又見鋒光閃閃。這鋒光讓老王心里歡喜,是將軍凝視著自己心愛的兵器時的那種歡喜。忍不住就拿起一把在自己的大拇指上刮了刮,試試刀鋒。這也是村里人磨好鐮刀之后的一個習慣,似乎這樣刮一刮心里就得了某種確定?蛇@次,老王的拇指上一不留神竟被刮出了一粒血豆子。老王面不改色,刀口小且淺,皮糙肉厚的,不覺疼。媳婦卻瞬時變了臉,女人大多見不得血,更何況是在即將開鐮之際見血,不吉利。老王對她的想法嗤之以鼻:扯淡,瞎迷信。

老王喜歡割麥子,今年尤其如此。聯產承包啊,做夢一般這地竟成了自家的,心里那個踏實熨帖,干起活來也更歡實。老王長胳膊長腿,虎腰一塌,身子下撲,左手攏過麥子,右手的鐮刀在麥根上約一寸處“刷”地輕輕旋個弧度,便有一大鋪麥子齊嶄嶄離了地,入了懷。老王不斷地重復著這一動作,身后的麥子便一片一片地倒下去。那聲音,那節奏,愣讓他尋到幾分劍鋒所向天下無敵的霸氣,竟把鐮刀揮灑出一種流暢的美感?傊,這一天值得興奮,值得紀念。這畢竟是他第一次割完全屬于自家的麥子,絕對不惜力氣。

大青騾子也不惜力氣,十幾個來回才將所有的麥捆兒都運回打麥場里。卻尚無法就此歇息,趁天好,人也湊手,趕緊打場呀。好在今年借了脫粒機,總比大青騾子拉著石磙子壓場省些事。蟬鳴噪,熱。打麥子的人們身著長褲長褂,頭上戴草帽或圍手巾,更熱?扇文闳绾闻麙焐详,終擋不住麥芒兇猛,透過長衣將人扎得渾身刺癢,再被汗水一蟄,那感覺,實在酸爽。打麥子的人們卻暫時顧不上這。運麥捆兒,解麥腰兒,往脫粒機里續麥,用三股叉把脫過粒的麥秸麥穰清走,一個蘿卜一個坑,哪個環節慢了都會影響進程,每個人都繃著一股勁兒。人困馬乏,天近黃昏時,人們的手腳不由地慢下來,汗水和揚塵給每個人都糊了一張大花臉。成果倒也顯著,眼見著只剩了幾捆麥。

“啊……”聲音凄厲而突然,瞬間驚了所有人。那聲音無疑是老王發出的,卻又不像是老王,老王是條漢子,從來沒有這樣一驚一乍過。近處看時,老王竟被脫粒機生生咬掉了三根手指頭。蒼白,疼痛,送醫,好一番手忙腳亂。有人說,怎么會這樣,眼看著就要順利結束了。割麥之前見了血,原來竟落在這樣一件禍事上,老王的媳婦抹著眼淚在心里想。無論如何,麥子總算入了倉,洋灰柜和幾個大甕都被裝得滿滿當當,前所未有的大豐收。又過了些日子,老王的老婆在院子里晾曬淘洗好的新麥,打算磨些新面嘗嘗。老王托著手在一邊看著,失去的手指再無法接回來,日子卻還要往前過。這個麥收終歸讓人難忘。

幾年之后,老王依舊未老,他的兒子大王正一臉銳氣。一臉銳氣的大王心氣盛,決意要賣掉大青騾子,買一臺“小推子”(小型收割機)。大青騾子是老王的親密伙計,平日里吃喝拉撒精心照顧著的,難舍。大王于是梗著脖子給老王講道理。想想去年麥收時,全村兒人排隊等著收割機,他家更是從白天等到晚上,又從晚上等到白天。說明啥,人們漸漸不愿用鐮刀了,還說明收割機少啊,物以稀為貴,這里面有商機。老王像是聽懂了,又像是沒聽懂,索性打定主意不應聲。用鐮刀割麥子多灑脫,大青騾子又招誰惹誰了,這世道變得真快。大王不愧是老王的根種,和他爹一樣倔。但當爹娘的通常會敗給對自家孩子的那份心疼和在乎,大王最終勝出,“小推子”突突突開進了家門。老王覺得那也是值得紀念的一天。似乎從那一天起,他的時代結束了,時間將會慢慢塵封他的鐮刀,還有他的大青騾子。

大王開著“小推子”,如同他爹揮動鐮刀時一樣歡實。整個麥收季,他幾乎晝夜奮戰在本村和鄰村的麥田里。自家的、親戚家的麥子反而要見縫插針地擠時間去。日頭太猛,吃飯不規律,又無法正常休息,大王短短幾天就黑瘦下去,讓老王兩口子心疼唏噓。只好每天去地里給兒子送些吃喝。麥季過完,大王趴在炕上和老王一起盤點這些天的收入。又黑又瘦的大王眼神灼亮,他估摸著最多三年就能夠收回“小推子”的成本,之后穩賺不賠。老王看著意氣風發的兒子,又端詳一下自己殘缺的手,一時沉默不語。

變化越來越讓人應接不暇。大王的“小推子”并沒有如他原本打算的那般開上許多年。沒幾年的工夫,麥田里已經換了另一撥身影,大型聯合收割機威風凜凜,無比耀眼。黯然失色的“小推子”悄悄退出麥田這方舞臺。同樣黯然的還有大王。不過大王倔性,黯然沒多久就打定主意也買一臺大型聯合收割機,貸款也買。老王缺乏大王的魄力,貸款之事更讓他心肝亂顫,因此果斷投了反對票。當然,反對依舊無效。開上大機器的大王心生了翅膀,他的眼睛更是越過自家的平原小縣,看向南方的山水,東北的黑土地,甚至新疆廣袤的原野。心和眼抵達的地方,大王和他的收割機團隊就能開過去。如此一年又一年,一群人,一隊收割機,如候鳥般循著收獲的時節,由南向北不斷轉場。

日子就那么不緊不慢地向前走,走著走著就到了小王的時間。小王是個聰明膽大的娃,也曾跟著他爹的收割機走過南闖過北,甚至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學會了開收割機。但他顯然并沒有打算繼承老王和大王的衣缽!拔议L大了要當農業科學家”,小小子將稚嫩的胸脯一挺,竟也挺出一股子雄心勃勃,澎湃熱血。當然他這話也只是聽聽就行,日子還長著呢,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過才知道。不過后來考大學填報志愿時,小王竟真的報了中國農業大學的種子科學系。老王和大王齊聲反對,和莊稼打交道,有他們就夠了,好不容易考出不錯的分數,怎么也得學習金融或者計算機之類,好像那樣才能改換門庭揚眉吐氣?伤麄兺,小王是他們的根種,和他們一樣倔性。

上了種子科學系的小王回家時,會和老王大王聊起小麥種子?伤谥械姆N子似乎帶了光環,竟和他家地里的麥子有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小王看著二人滿眼的驚奇懵懂,嘿嘿一樂,說這是我的夢想,我早晚會培育出這樣優良的種子。如此不著調的小王大學畢業后竟慢慢干出些名頭,并被邀請前往芬蘭、法國等地進行學術交流。這一度讓老王和大王感覺十分新奇,研究種子竟也能研究到國外去。而他們家的土地里,如今種著強筋小麥。啥是強筋小麥?就是能生產做面包的面粉的小麥,出粉率、碳水化合物、礦物質,這些他們都不懂。但這并不影響他們對未來報以無限的憧憬,憧憬著有朝一日小王能將他的種子夢想變為現實。

小王每次回老家,總喜歡到地里轉一轉。然后帶著一身的草香和麥香走進老屋,看著那鐵鍋柴禾灶,央求奶奶給他貼幾個玉米餅子解解饞。奶奶呱嗒呱嗒地拉著風箱,不由就想起自己的婆婆。那個早已作古的小腳老人,每逢家里吃上一頓面條,幾乎能端著飯碗炫耀大半條街。要是老太太能活到現在,不知會美成什么樣。

這日子,過著過著就變了個樣,原來想都不敢想。

作者:孔淑茵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片在线天堂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