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專題創作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獲獎作品選登 >> 美麗清河城里的平民記憶(節選)
    详细内容

    美麗清河城里的平民記憶(節選)

    时间:2019-01-07     作者:謝丙月【原创】

    一、從念小人書到看電影電視

      
      我出生于1970年,家住冀東南平原的清河縣葛仙莊鎮西康莊村,我們村子的位置在清河縣城的西北角,因為緊挨著縣城,自打記事兒時起,"進城"對于我們村子里的人來講,算得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的時候,我八歲。當時,清河縣城只有兩條東西大街,南邊的一條叫前街,北邊的一條叫后街。
      前街,就是現在的武松西街,那時候武松中街和東街所在的位置,還都是大片的莊稼地。后街就是現在的運河街。當時,兩條東西大街上都鋪設了瀝青路面,走在上面腳底下特別舒服,沒有我們鄉村土路那種坑坑洼洼的感覺。
      我小學一到三年級在本村就讀,盡管緊挨著縣城邊兒,有機會去城里的時間并不多。1980年,康莊村小學取消,村里所有學生并入清河縣第一小學就讀。這期間,清河縣的城市建設有了一定的發展,當時規模較大的公共建筑和企業有縣影劇院、縣委和政府辦公樓、縣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樓、縣財政局辦公樓、縣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辦公樓、武松酒廠等等。
      而對于少不更事的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唯一能夠勾我魂魄的,就是新華書店里的那些小人書。
      當時一本小人書大多一兩角錢,貴的也就是四、五角錢左右,可是想買到手真得也不容易,往往是將家長給的一分兩分錢積攢起來,過一兩個月才能湊齊買一本小人書的錢。
      記得有一次,母親帶我去趕集,看到路邊有一個賣小人書的地攤,我不敢有買到手的奢望,怯怯地蹲在哪兒,拿了一本小人書一頁一頁地翻看著,眼睛的余光不住地盯著賣書人的表情,生怕他拉下臉來,一把將小人書從我手里扯過去。正在這時,母親小心翼翼地打開攥在手心的小手絹,從嚴嚴實實包裹的幾角錢中拿出八分錢,為我買下了那本小人書。那一刻,我雙手將小人書抱在懷里,激動的心情,真像是過年一樣。
      我的父母都是淳樸的農民,除去生產隊的工分,再沒有其他收入,拉扯我們四個姐弟長大成人,生活的拮據和艱難可想而知,每天是恨不得將一分錢掰成兩半來花。母親慷慨地為我買下小人書,讓我過了數日后依舊興奮地心花怒放。
      那個年代,能夠看上一場電影,也是天大地享受。放映電影的人一般是半過晌來到村子里,栽上木桿,掛上銀幕,待天黑后放映。我們這些愛看電影的小孩,往往是人家剛剛掛銀幕,就搬起小板凳在銀幕下眼巴巴地等著電影放映,連飯也顧不上吃。
      大約1983年左右,村子里買了一臺黑白電視機,這件事兒對于當時的村民來說,算得上是開天辟地、石破天驚的一件大事兒,一時間去大隊部看電視成了各家各戶的首選,以至于村里專門派了一個人,負責到時候開電視,關電視。
      后來,我同族的一個哥哥做汽車配件生意發了財,買回一臺彩色電視機,立刻又吸引著周圍的人家都去他那里看彩電。同族哥哥也很大方,因為屋子太小,坐不開,他就干脆將電視以及家中的馬扎、板凳都搬到院子里,讓大家坐下來圍在一起看。
      居家過日子,誰家也難免有個不方便,有時候同族哥哥家中有事兒,不方便讓人來,又不好意思拒絕,就早早地插住大門,大人們一推關著的門兒,也就心領神會地離開了,可是我們幾個少不更事的熊孩子,偏偏被頭一天的劇情吸引,站在外面"咣咣"地敲門,每到這時,同族哥哥也是不急不惱,打開大門再讓我們進去,過一通眼癮。
      科技真是個令人想不透的東西,今天還感到神奇的不可思議,過不了多長時間,就家家戶戶普及了。就如同電視機,進入九十年代,已經成為家家戶戶的必備品,沒有購買電視機的家庭,反而成了鳳毛麟角。
      記得那時候看電視,還沒有現在方便快捷的數字信號,都是用的模擬信號,每家每戶都要在院子里栽上一根大木頭桿子,桿子頂上架上天線,電視節目只有很少幾個頻道,有時候信號不好,或者大風將木頭桿子上的天線刮偏了,屏幕上就開始伴著雪花哧哧作響,每到這時候,男人們就會蹬著梯子爬到房頂上,去扭正天線。再后來,變得先進一點兒了,電視天線也有了遙控器,人站在院子里,就可以指揮著天線扭轉方向了。
      現在回想起最初看電視的場景,依然是記憶猶新:每每坐到電視機前,都是瞪大了雙眼,不錯眼珠地盯著屏幕,甚至于節目間隙的廣告都不放過。
      隨著科技的發展和數字電視的普及,電視頻道幾倍幾十倍的增加,電視節目豐富多彩,而每天忙忙碌碌的我們,再也沒有時間看電視了,有了些許的空閑,更多的是閉起雙眼靜上一靜。而今,我唯一看電視的時間,就是在母親打開電視的時候,陪著老人家一塊看。其實,此時此刻,電視節目的內容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夠和母親在一塊看電視的感覺,才是最幸福的。

    二、上世紀90年代印象最深的三件事兒


      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清河縣城建設步伐加快,清河賓館、華聯賓館、京九國際大酒店、億力大廈、影劇院廣場、甘陵市場、儒林市場等相繼興建。與此同時,清河縣城城區面積不斷擴大,城市建設進入飛速發展時期,在對原街道進行改建、擴建的同時,城市街道迅速向周邊輻射拓展。
      這期間,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三件事兒。
      第一件是建設在今武松街和太行路交叉口的武松打虎雕像。
      相傳,武松是宋徽宗年間清河縣人,少時家貧,性情剛烈,愛打抱不平,后來用雙拳在山東陽谷景陽岡打死一只猛虎。因為《水滸傳》的廣為流傳,武松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1990年9月,清河縣籌資12萬余元,在十字街中央建立起這座武松打虎雕像,周圍加裝護欄,護欄周圍形成一個圓形的轉盤街。
      放眼望去,器宇軒昂的英雄武松孔武有力地騎在猛虎腰部,橫眉怒目,左手緊緊地揪住那虎的頂花皮,右臂揮起鐵錘般的拳頭,即將從半空砸將下來,無論是人物還是老虎,都刻畫的氣勢恢宏、栩栩如生。
      武松打虎雕像建成以后,立即成為清河縣的地標性建筑,吸引了很多各地游客與威風凜凜的武松合影拍照。
      因為家在縣城邊上,我自然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1991年和愛人訂婚時,便很奢侈地在武松打虎像前合了影;1994年兒子出生后,我們夫妻再次抱著幾個月的寶寶去轉盤街上拍照,讓威武高大的武松來共同見證我們一家的幸福。
      又過了不長時間,在武松街以南的三羊街與太行路交叉口,又建起來一座三羊開泰雕像,兩座雕像南北呼應,熠熠生輝,蔚為壯觀。
      隨著京九鐵路清河城站的建設和私家車保有量的不斷增加,原來那種轉盤街引流行人的方式已經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街道急需拓寬。為了疏解城市交通壓力,增強城市交通管理的科技含量,兩座雕像先后搬遷,三羊開泰雕像被挪到了火車站廣場北側,武松打虎雕像則被搬進了武松公園之中。在原來武松打虎雕像的位置,安裝了兼具紅綠燈和夜晚照明功能的高桿燈。
      第二件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是第一屆國際羊絨交易會。
      這次交易會舉辦于1994年10月,交易會展品涉及8大類230余個品種,吸引當時全國知名的44家企業和近千家本地企業參展,交易額達18.5億元。時任河北省委副書記、副省長葉連松到會祝賀,歌星毛阿敏、小品演員朱時茂、著名節目主持人倪萍、豫劇名家小香玉以及河北歌舞團、山東省京劇院應邀前來演出。這次交易會由河北省總商會主辦,其規格、規模均創中國民間經貿會先河,在社會上產生了廣泛影響,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清河在國內外的知名度,擦亮了"世界羊絨看中國,中國羊絨看清河"的金字招牌。
      清河羊絨交易會的召開,不僅在國內外商界產生很大影響,在民間同樣也有很大轟動,汽車隊、摩托車隊在縣城各條主要街道巡游,戰鼓隊、秧歌隊以及各種民藝表演緊隨其后,一時間彩旗飛舞、鑼鼓喧天,大街小巷都充滿著節日的氣氛。
      當時,我一位家在南宮市的親戚,是開著一輛三馬車,拉著全家老小,五、六口人專程趕來清河縣城瞧熱鬧的;姐姐有一位威縣的同學,頭一天趕到的清河,當晚就住在我們家。從這些細節中,足見當時舉辦羊絨交易會的社會影響。
      之后,羊絨及制品交易會年年在清河召開,對家鄉羊絨產業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上世紀90年代,邢臺市文聯主席宋聚豐先生,在深入清河采訪的基礎上,創作出一部長篇小說《苦土》,該書以清河羊絨產業發展為背景,以古運河畔4名青年的創業、愛情為主線,從藝術的角度,真實再現了清河人敢闖敢為、拼搏創業的人生故事,展示了他們不向貧窮低頭,商海揚帆,勇立潮頭的精神風貌。1996年,這部長篇小說被拍攝成20集同名電視連續劇,1997年,《苦土》被改編為25集電視連續劇《沃土》,在中央電視臺第二套節目黃金時段播映,并獲得中宣部頒發的"五個一"工程獎。
      第三件事是1996年9月,京九鐵路建成通車,京九鐵路清河城站建成并投入使用。
      小時候,汽車都難得一見的我,現在能在自己家門口看到火車,是做夢都不曾想到的。
      記得自己大約六、七歲的時候,一年夏天部隊拉練,有十多輛軍車便停放在我們村東頭的打麥場里。父親每當有空閑的時候,便牽著我的手去場院里看那些龐然大物。
      那天,一位解放軍戰士和父親聊了一會兒,然后抱起我打開車門,把我放進駕駛室內,他和父親一同都上了車。
      要知道,那可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到汽車里。解放軍戰士用手按了一下喇叭,那滴滴的喇叭聲,讓我既好奇,又興奮。本打算也去按,心里沒有底氣,手伸出半截又縮了回來。解放軍戰士握起我的小手,輕輕按在喇叭上,滴滴聲再次響起了,我的情緒也開始高漲起來,一下、兩下、三下……不停地按著。后來,解放軍戰士笑瞇瞇地拔掉了鑰匙,我繼續按著,汽車卻怎么也不滴滴叫了,弄得我一臉懵懂……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汽車的經歷,那以后的若干年,我再也沒有機會坐過汽車了。
      后來,隨著時代的變遷,汽車越來越多,自然而然也就司空見慣了,而在家門口就能夠乘上火車去遠方,真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我由衷地感覺到,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