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專題創作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獲獎作品選登 >> 周家莊的陽關大道(節選)
    详细内容

    周家莊的陽關大道(節選)

    时间:2019-01-09     作者:周喜俊【原创】


    梨花盛開的季節,我來到河北省晉州市周家莊。這里距省會50公里,盡管從石家莊出發的時間不晚,因一路堵車,趕到周家莊地界,已是游人如織的熱鬧景象。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剛澆過水的大片麥田,綠油油如鋪上了嶄新的地毯,在金色陽光照射下發出迷人的色彩。一群來自城市的年輕人像是發現了新大陸,驚詫地歡呼著:“哇,太美了,中國農業第一村!”他們紛紛拿出相機搶著拍照。在麥田勞動的幾位農民抬起頭,臉上洋溢著自豪的微笑。 

    順著筆直的水泥路往前走,是農業特色觀光園,一望無際的雪白梨花與樹下間作的金色油菜花交相輝映,蜂蝶起舞,布谷聲聲,美麗如畫的田園風光,讓游客如癡如醉。幾個在梨園干活的女人告訴我,那邊有特色花卉觀賞區,還有400畝油菜花,更好看。我順著她們手指的方向往前走,看到紫色玉蘭花、粉色桃花、黃色紫荊花等多種花卉競相開放,把廣袤田野裝點的姹紫嫣紅。游客們有的在樹叢中漫步、拍照,品味百花爭艷的景色,有的乘坐騾馬,沿著寬闊的水泥路,體驗傳統農業風韻,觀賞現代農業風光。

    周家莊是中國農村發展的一朵奇葩,67年來,堅定不移地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發展集體經濟,堅持立足自己的土地共同富裕。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建成了農業現代化,村莊城鎮化,田園生態化,社員衡富化的美麗鄉村。

    周家莊鄉轄6個自然村,劃分為10個生產隊,土地面積18046畝,人口13564人。全鄉實行集體經營、統一核算、專業承包、分工分業的管理模式,是目前全國惟一實行鄉級核算管理體制的鄉鎮,這種體制已運行了67年。

    60多年來,中國農村歷經多次重大變革,周家莊的獨特體制何以存續至今?說起此事,人們不約而同地提到周家莊的靈魂人物,原鄉黨委書記雷金河。

    雷金河出身貧苦農民家庭,16歲參加抗日,英勇殺敵,非常堅決,日偽軍對他恨之入骨,懸賞5000元“老頭票”買他的人頭。在殘酷的對敵斗爭中,是鄉親們暗中保護,讓他一次次死里逃生。23歲時他加入中國共產黨,并任周家莊村黨支部書記,領導了村里的抗日斗爭,靠著共產黨要為窮苦百姓謀幸福的“堅決”勁兒,順利完成了全村的土地改革。之后帶領鄉親們建互助組,搞合作社,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他因做事執著果敢,堅持真理,因而得了個外號“老堅決”。 

    我在少年時代就知道這個名字,是看了老作家張慶田以雷金河為原型創作的小說《‘老堅決’外傳》。

    “老堅決”一張藍圖繪到底的集體化道路并非一帆風順,周家莊經歷過三次嚴峻考驗,都因體制變更。

    1956年,全國農業合作化運動風起云涌,但因不少地方管理混亂,經營不善,聯村大社難以繼續維持,上級只得要求將大社拆為小社。周家莊自1949年起,在雷金河倡導下建起互助組,1951年成立起全縣第一個農業生產合作社,在實踐中總結出一套包工、包產、包開支、超產獎勵的生產責任制。1956年春,他們聯合周圍5個村莊成立起高級農業生產聯村大社,在執行“三包一獎”的同時,又制定出詳細的《社規民約》。因制度嚴密,管理得法,監督機制健全,調動了社員的勞動積極性,大家收入日趨增加,公共積累不斷壯大。

    聯村大社正處于蓬勃發展態勢,為何要把大社拆?雷金河想不通,找上級領導提出訴求,他說:“社跟社不一樣,不能核桃栗子一塊數。社不在大小,就在管理,就在人。希望領導網開一面,保留周家莊聯村大社,我們一定做出樣子來!

    周家莊是合作社的模范,曾拍過電影《大社經營管理的經驗》,上級領導對周家莊的情況比較熟悉,經調查,全社1509戶社員都不同意拆大化小,只好尊重群眾選擇,同意周家莊繼續堅持聯村大社體制不變。

    60年代初,因三年自然災害,經濟困難,全國人民溫飽問題都難以解決。為盡快恢復元氣,促進生產,中央頒布“人民公社六十條”,提出“三級所有,隊為基礎”,要求把大隊化小,以生產隊為核算單位。周家莊從合作社到人民公社,管理體制始終是兩級所有,顯然不符合上級要求,必須得改。雷金河又想不通了,他認為各地情況不一樣,不管用那種形式,只要把生產搞上去,讓群眾過上好日子就該支持,不能搞一刀切。他逐級向上反映,訴說自己的理由,但沒人敢給他明確答復。雷金河的“老堅決”勁頭上來了,干脆給周恩來總理寫信,真實反映周家莊的情況,代表全體社員表達訴求。

    周家莊是全國農業戰線三面紅旗之一,在農業經營管理上實行的“三包一獎”做法曾在全國廣為宣傳,好多人都到這里參觀學習。雷金河又是全國最年輕的勞動模范,他反映的問題中央很重視,委托政治局委員彭真親臨石家莊來調查了解情況。

    雷金河當面向彭真說心里話,實事求是,不遮不掩。他說,周家莊建合作社10年來,有7年經受了不可抗拒的冰雹、水災、旱災等自然災害侵襲,每次都是靠集體力量渡過難關,抗災奪高產。特別是1960年,好多地方顆粒無收,只能靠吃草根樹皮度饑荒。周家莊不僅群眾豐衣足食,騾馬膘肥體壯,而且集體投資11萬元,動工辦電?孔粤Ω木,架起高壓線25華里,安裝了變壓器,家家戶戶用上了電燈,農業、企業、小工廠都用上了電力。生產形式迅猛發展,農民生活發生了根本轉變,不少家庭買了收音機,好多光棍兒都娶上了漂亮媳婦,全社一派生機勃勃景象。

    彭真問:“你們是怎么搞的?”

    雷金河坦然回答:“種地講科學,管理要得法,不能瞎折騰,才能產量高,打得多。糧食產量不浮夸,不虛報,不瞞產私分,保證國家的,滿足社員的,留足集體的,一句話,實事求是,不來半點虛的!

    聽了雷金河樸實真誠的心里話,彭真意味深長地說:“你這個書記真是很有頭腦!如果全國三分之一的書記像你這樣,‘五風’就刮不起來了!”

    雷金河說:“刮風刮不出糧食,只能刮倒莊稼,刮風就是瞎折騰。不管東西南北風,我就一條,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實事求是!”

    周家莊的經驗給彭真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后來召開的貫徹農業“六十條”,實行“三級所有,隊為基礎”地、縣委書記座談會上,彭真稱贊了周家莊實行“三包一獎”的成功經驗,旗幟鮮明地對他們的管理體制表示贊同。有了上級領導的支持,周家莊實行的兩級管理體制又一次保留了下來。

    受沖擊最大的一次是1982年,聯產承包責任制風靡全國,勢頭強勁,好像誰不把土地分掉,就是不擁護改革似的。雷金河認為,分田到戶對于貧窮落后,集體經濟薄弱的地方,能暫時解決人的溫飽問題。對于干部沒有管理能力,“大鍋飯”傷害了農民感情,極左路線壓制了生產力的地方,是調動農民積極性的激勵機制。周家莊自農業合作化以來,走了30多年集體化道路,有了較為雄厚的集體經濟基礎,農工貿齊頭并進,發展勢頭良好,已有9家大型集體工業企業。許多農貿加工、養殖基地和文化服務業都已形成規模,各項大型設施成龍配套,農業早實現了機械化,大家正集中精力搞新農村建設,以民建公助方式統一蓋二層居民樓。如果把大片良田切割成一條一塊,群眾難以適應,必然造成混亂,家里沒有壯勞力的農戶無法耕種,有可能把地撂荒。當時推行聯產承包責任制成了頭等大事,周家莊是農業戰線的老典型,土地分不掉領導無法交差。為解決這個“釘子戶”,上邊派人來幫雷金河轉思想彎子,大有土地不分掉就不撤離之勢。

    “老堅決”遇到了新問題,心里煩惱,整夜睡不著覺。清晨他一人在村外轉著,看著田野里生機勃勃的莊稼,又想到土改時的情景:

    土改勝利后,分得土地的農民是多么激動啊,男女老少在自家的地里躺著、坐著、跪著,抓起一把把熱土親吻著,這情景讓雷金河眼窩發熱,心潮澎湃。他參加過解放石家莊的支前工作,親眼看到為了這座城市的解放,那么多同志犧牲了。他是幸存者,覺得不帶領鄉親們過上好日子,不僅對不住黨和人民,更對不住那些長眠于地下的烈士。如今實現了耕者有其田,農民終于有奔頭了。

    可是沒過多久,他就發現了問題,分得土地的農民有的缺勞力,有的缺牲口,有的缺農具,一家一戶種地困難太多。尤其是孤兒寡母、老弱病殘的家庭,守著土地種不上,急得唉聲嘆氣。這情景對雷金河觸動很大,他想,共產黨打天下就是為讓百姓過上好日子,種莊稼問題解決不好,不能發展生產,農民守著土地餓肚子,土改不是白搞了嗎?為解決這個問題,在他的倡導下周家莊率先成立起互助組,之后又成立起合作社,大家團結互助,家家有飯吃,人人有活干,就這么一路走了過來。他們的土地集體耕種,社員集體勞動,可從未吃過大鍋飯,“三包一獎”是更為嚴格的責任制,核心是按勞分配,同工同酬,達到責、權、利統一!案啥嗌倩、記多少分”,這樣細致的“定額管理”當時在全國都是首創,充分調動了社員的勞動積極性。

    “文革”開始,周家莊的“三包一獎”被當成“三自一包”的孿生兄弟,橫遭批判,雷金河也由此成了“走資派”,被打翻在地12年。1978年底,年近花甲他終于平反,重新走上了周家莊公社黨委書記崗位?粗约阂皇纸洜I起來的富裕公社被搞成了爛攤子,聽著群眾對吃“大鍋飯”的抱怨,雷金河心中五味雜陳。

    他頂著“搞復辟”的輿論壓力,恢復了“三包一獎”責任制,僅用一年時間,就讓周家莊恢復了元氣,1979年底不僅還清了18萬元國家貸款,社員收入比1978年提高近一倍。之后連續三年,集體經濟快速發展,人均收入連年遞增,群眾的心氣越來越高,大家鉚足了勁兒正往小康路上奔,要是分田單干,不是把人心分散了,把幾十年積累起來的家業毀掉了嗎?

    雷金河仔細研究中央政策,文件上說得很清楚,宜分則分,宜統則統,目的是讓農民都過上好日子。中央精神沒有錯,怎么執行起來,又成一刀切了呢?雷金河組織群眾進行討論,廣泛征求意見,是分田到戶?還是走集體化道路?大家一致表示,不分!全鄉3055戶,家家戶戶簽名摁手印,強烈要求堅持集體經營體制不變。

    血紅的手印代表了群眾的意愿,雷金河底氣更足了,他向上級領導立下軍令狀:“周家莊不分田到戶,社員收入要高于分包到戶的農村。如果干一年,我們沒有其他公社好,馬上把地分了!

    這種敢“頂風”而上的底氣,來自對農村的熟悉,更來自對農民的感情。從解放初期到改革開放后,上級幾次要給雷金河轉為國家干部,調他到縣里工作,都被他婉言謝絕了,他說:“我是個農民,還是讓我在村里‘混’吧,我吃農業糧,才真正了解農民的苦難和要求,才能替農民說話辦事。沒有紗帽翅兒,就不怕丟,不對的事就敢頂,撤了我無非是個農民! 

    雷金河以“老堅決”精神,以實事求是的作風,又一次經受了考驗。一年之后,周家莊鄉社員收入是全縣平均勞動日值的五倍還要多。集體經濟的發展壯大,為群眾提供了福利保障。全鄉采取統一規劃,統一標準,民辦公助的方式,讓全體社員都住上了獨門獨院的二層小樓,統一安裝了免費的自來水管道,對年滿65周歲的老人實行養老津貼,對孤寡老人實行五保,所有社員享受免費醫療、教育等10多項福利。他們用事實證明,走集體化道路不僅能讓農民富裕起來,還能讓各項公益事業得到持續發展。

    在周家莊合作社史紀念館的玻璃櫥柜里,我看到了 1982年11月30日全體社員簽名摁的紅手印,30多年過去了,那厚厚一沓子簽名紙已經發黃,但一顆顆紅手印仍是那么鮮艷,這是全鄉人堅持走集體化道路的決心,也是“老堅決”堅持實事求是的告白。他們的獨特體制也由此存續了下來。

    1985年三夏時節,全國政協副主席呂正操來周家莊調研,看到全鄉農業、工業、商貿、文化、教育等各項事業全面發展,還立足本地培養出了大批青年實用人才,高興地對雷金河說:“謝謝你這個‘老堅決’,你的經驗是不是就叫:只要堅決,就能搞成國強民富?”雷金河和周圍的人都開心地笑了。

    周家莊的獨特體制至今已運行了67年,他們用自創的發展模式證明,因地制宜,實事求是,堅持發展集體經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陽關大道。堅守信念,遵循規律,一張藍圖繪到底的長效機制,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最好辦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