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文壇消息 >>劉章逝世 >> 河北著名詩人劉章先生走了……
    详细内容

    河北著名詩人劉章先生走了……

    时间:2020-02-22     【转载】

    著名詩人劉章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20年2月20日11時在河北省石家莊辭世,享年82歲。


    微信圖片_20200222142229.jpg


    劉章簡介


    劉章,1939年1月22日出生于河北省興隆縣上莊村。當代詩人,國家一級作家,享受國務院特貼專家,中國鄉土詩人協會名譽會長,《詩刊》《中華詩詞》編委。主要著作有《燕山歌》《劉章詩選》《劉章詩詞》《劉章絕句》和《劉章散文選》《劉章評論》《小寶寶歌謠》等50部和詩文全集《劉章集》。組詩《北山戀》1980年獲得全國首屆中青年詩人新詩獎。


      放歌六十年—詩人 劉章


      劉章,當代著名詩人,一級作家,原名劉璽。1939年生于河北省興隆縣上莊村。已出版《劉章詩選》《劉章鄉情詩》《劉章散文選》《北山戀》等著作40部,共660萬字。多次榮獲國家五個一工程獎和河北省文藝振興獎。



      1957年末,生性耿直的劉章,因為在反右斗爭中為詩人流沙河的《草木篇》鳴不平,被學校組織批判,他憤而退學,毅然回到家鄉當了一名普通的農民。從此,早起晚歸,春種秋收,修梯田、壘河壩占去了太陽賜予他的全部時光,但每天晚上他依然在昏黃的麻油燈下勤奮筆耕。從1958年開始,劉章從創作自由體新詩開始轉向民歌體創作,同年10月初,他將自己創作的五十二首新民歌寄給了當時最高的詩歌權威刊物《詩刊》。



      從此,詩歌成了劉章生命歷程中不可割舍的血脈和靈魂。雖然生在農村,身居茅屋,鄉窮境僻,孤陋寡聞,但在劉章眼里,家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那樣色彩斑斕,多情動人,他要用自己全身心的投入進行詩歌創作,抒發對家鄉那種獨特而深沉的強烈情感。

      “花半山,草半山,白云半山羊半山,?擠得鳥兒飛上天。羊兒肥,草兒鮮,羊吃青草如雨響,?輕輕移動一團煙……”在文革最黑暗的1967年夏天,風華正茂的青年詩人劉章在家鄉上莊的山山嶺嶺間揚鞭揮鏟,以自己從容豁達、樂觀向上的浪漫情懷,用清新、自然的語言、細膩生動的筆觸創作出了一首首鮮活靈動的《牧羊曲》。



      豐富的農村生活體驗和家鄉古樸的風土人情,給了劉章取之不盡、受用終生地創作源泉;而從大山里走向都市,先后在《詩刊》社與河北歌舞劇院以及石家莊市文聯的工作經歷,則為他的詩歌創作之旅開辟了更加寬廣的金光大道。短短幾年,他的《南國行》《北山戀》等詩集相繼問世;1979年,劉章以歌頌家鄉為題材的組詩《北山戀》榮獲全國青年詩人優秀作品獎。

      劉章的詩歌作品,有來自他骨頭和血肉的那些元素,又有新的時代精神和美學精神的努力適應,他以親和的態度擁抱和接近他所熱愛的大自然和每一自然現象,他在古典詩詞和民歌的基礎上發展、推進著現代詩歌藝術的不斷前行。

      不管是朋友、讀者,還是慕名求教的陌生人,劉章都是有信必復,不管對方是高官、名人,還是普通的農民、學生,他一律自己掏錢買郵票,親自上郵局發信。



      年逾古稀,壯心不已,腳步不停,筆耕不輟!如今,寫作、讀書、養花、交友、鍛煉身體填滿了劉章的晚年生活。正如他在詩中寫的:“一根白發一根柔情,對鏡笑看昆侖雪,有惆悵,有悲戚,更有奮斗不歇。人生有數,感情無涯,揮筆再畫出一片晚霞!

      先生一路走好!


    劉章與孫犁的交往


    □文彥群


    河北著名詩人劉章,也是孫犁的崇拜者,兩人雖然交往并不多,未曾見過面,僅有幾封書信往來,但他對孫犁的崇敬之情,依然令人感動。


    1992年6月4日,劉章給孫犁寫去一信,表示祝賀80大壽,也希望能獲贈墨寶。直到月底,孫犁才收到信,并于7月1日迅即回復:“情深意厚,至為感銘。

    在回信中,孫犁只字未提條幅一事,但1993年春節前夕,劉章卻突然收到了一個條幅:“具備萬物,橫絕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長風!眱热莨16個字,是司空圖《詩品》中的句子,落款為1987年。孫犁因久病體弱,手腕無力,此時已很少再用毛筆寫字,此幅當是過去的存品。劉章大為驚喜,“誠”者必重“信”,有人言而無信,孫犁卻未言而信,令他感念難忘。


    作為詩人,劉章不免為孫犁有些許惋惜和遺憾:他的新詩不如散文那么有味耐讀,也不能像魯迅那樣擅寫舊詩。但聽孫犁的老友劉紀講,孫犁曾說“劉章詩有詩味”,自己的詩作能得孫犁六字評語,劉章深感滿足。


    劉章認為,孫犁晚年的短文,魅力無窮,貴在真誠二字。寫人寫己,董狐之筆,無所忌諱,見人格,見性情,當是文壇共識。如《刪去的文字》回憶友人,其中寫到幾個女子,當初因不合要求,大段刪去,1979年又重新抄錄發表。雖身處逆境,仍不失愛美之心。又如《無花果》一文,寫1958年在青島養病時,對一位蓬萊姑娘產生愛慕之情,其情之癡、之純、之天真,讓人動心!文壇上敢寫男女真情,又不傷大雅者,乃孫犁之筆也。


    1985年,某報曾刊發了一篇《多余的筆墨》短文,作者署名高山。文章說臧克家的《爐火》和孫犁的《火爐》兩文,淡而寡味,是多余的筆墨。劉章無意間看到,心生不平,立即寫了一篇《真夠多余的》的反批評文章,化名流水,發表在《北京日報》上。劉章在文章中寫到:現在報刊上老作家的文章越來越少,偶而見到一篇,大家應首先感到欣慰,繼而從那獨有的語言、風格以及文章的內涵上汲取教益。臧孫兩位老作家,創作態度極為認真嚴肅,當然,任何名家都不可能字字珠璣,但這兩位筆下絕少嬌揉造作的文字,共同特點是寫自己熟悉的生活,語言真摯精練。例如孫犁為津報文藝增刊寫的啟事,就與眾不同,這正是中青年作家需要學習和研究的。臧克家已年過80歲,孫犁也72歲高齡,皆愈古稀之年,他們為中國文學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如今到冬天還守著爐火筆耕不輟,難道還不值得人們尊敬么?想到孫犁自己生火,在火爐上烤饅頭干吃,真讓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文末,他真誠地盼望老作家能有更多的東西發表出來,也希望不斷看到中青年作家的作品,兩者并不相斥,反倒是那種信口開河、不負責任的文墨,少見為好!


    文章在《北京日報》刊出后,劉章曾將報紙寄給孫犁,孫犁用明信片回復說:“我意不與他們計較!


    劉章晚年也多進行散文創作,他認為寫散文應像孫犁那樣,緣事而文,真實,真誠。1980年寫的一篇散文《搭石》,曽被選入現行小學語文課本,文章語言樸素清新,意境優美,截取了農村生活中幾個尋常的鏡頭,但平凡中寓有深意,樸素中閃爍著淳樸的人性光芒。

    劉章先生代表作


    燕山歌謠

    ——燕山謠


    燕山山峰高又高,

    層層梯田入云霄,

    種子撒在白云里,

    銀河兩岸收金稻。

    (1958年6月2日)


    北山戀

    ——故鄉


    別你時,我日夜思念:

    巍峨群山,百花爛漫;

    小溪流水,彎彎,閃閃;

    林中鳥兒,喧喧,翩翩;

    樸實的鄉親,憨厚的笑靨,

    當日英雄兩鬢斑,

    還有虎羔似的少年

    故鄉啊,

    你是我心中的好詩篇!


    見你時,我驚奇地發現:

    秦磚漢瓦的農家小院,

    石碾石磨,大嫂推著轉,

    種田人肩上披著枷板,

    牛犁田像蝸牛爬在沙盤,

    送糞的毛驢上山巔,

    鐵鞋丁丁,四腿顫顫

    故鄉啊,

    你像個歷史博物館!


    別你時,我多么煩亂,

    像咽過蜂蜜,又嚼著蠟丸,

    睜著倒車鏡似的大眼,

    “八”字形腳印扭向路邊;

    恨不能將你搬上車子,

    推你前進,向明天!

    聽幾聲汽笛飄下云間,

    看一根高壓線通向遙遠

    故鄉啊,

    我們快大步將路趕!

    (1980年2月18日)


    牧場上


    花半山,

    草半山,

    白云半山羊半山,

    擠得鳥兒飛上天。

    羊兒肥,

    草兒鮮,

    羊吃青草如雨響,

    輕輕移動一團煙。

    榛條嫩,

    楓葉甜,

    春放溝谷夏放坡,

    五黃六月山頭轉;

    抓頭羊,

    帶一串,

    羊群只在指掌間,

    隔山聽呼喚。

    (1967年夏草于上莊村

    1971冬改于興。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