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文壇消息 >>何申逝世 >> 踏遍青山唱大風——何申傳略
    详细内容

    踏遍青山唱大風——何申傳略

    时间:2020-02-25     作者:韓中山【原创】

    著名作家何申因病醫治無效,于2020年2月21日15時15分在承德逝世,享年69歲。

    今發此文,以示紀念。



      踏遍青山唱大風——何申傳略

      

    timg.jpg

      

      何申,本名何興身,當代著名作家。1951年出生于天津市。1969年到承德地區青龍縣農村插隊,1973年至1976年在河北大學中文系讀書。畢業回承先后仼承德地委黨校哲學教員,承德地委宣傳部文化干事、宣傳科長,承德地區行署文化局黨組書記、局長,承德地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承德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第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2020年2月21日15點15分因病在承德逝世,享年69周歲。

      何申,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河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書畫藝委會主任,一級作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連續四屆以上“省管優秀專家”,獲得河北省委、省政府頒發的“資深省管優秀專家”金質獎章和榮譽證書。

      自1980年代開始,何申先后創作發表長篇小說《梨花灣的女人》《多彩的鄉村》《田園殺機》《青云宮閑話》《青松嶺后傳》五部;中篇小說《年前年后》《鄉鎮干部》《窮縣》《信訪辦主仼》《女鄉長》等百余篇。電視劇作品有《一村之長》《一鄉之長》《男戶長李三貴》《鄉村女法官》《大人物李德林》《青松嶺后傳》等,電影作品有《能人于四》《信訪辦主任》《調解》等。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何申與河北作家談歌、關仁山共同推出一系列以貼近老百姓、關注新時代、揭示新矛盾、展現新生活為主要特色的作品,受到讀者的廣泛好評和評論界的高度關注,被稱為當代文壇“三駕馬車”刮起了“現實主義沖擊波”,載入中國當代文學史中。

      何申創作的文學作品曾獲首屆“魯迅文學獎”中篇小說獎、《人民文學》優秀作品特別獎、《小說月報》“百花獎”(2次)、《小說選刋》優秀作品獎、《中篇小說優秀作品獎》(3次)、以及《當代》《北京文學》《芒種》《河北文學》等優秀作品獎;三次獲河北省文藝振興獎;獲中華文學基金會1993年度“莊重文文學獎”。

      何申在書法藝術上也有很深造詣。他的書法作品曾參加中日人大代表、議員書畫展及國內多種書法大賽并獲獎。


    人生軌跡:從津門故里到燕塞大地


      1951年1月,何申出生在天津市老城東門解元里胡同,在姊弟6人中,他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男孩。何申父母本是東北人,“九一八”事變后為逃避戰亂來到津門定居。在略顯艱難的日子里,父母不僅以東北人豪爽樂觀性格影響他,還教育他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生長在津門“老城里”和“五大道”,傳統的中國文化和外來的西洋文化,都曾給他以熏染。童年的何申除了上學讀書、做作業、寫大字之外,更喜愛下學后跟父親到各戲園子聽戲,還全身心地與同伴在洋樓旁的花園及胡同中玩耍,到勸業場的藝林閣、榮寶齋看字看畫。自然,久負盛名的津派相聲、曲藝等更令他著迷,并且在上小學時就曾登臺表演過曲藝節目。

      1969年3月,在“文革”動蕩中度過了紛亂的中學歲月后,18歲的何申作為知識青年,加入了“上山下鄉”的洪流。時值農歷正月,年味尚存,何申從天津乘火車換卡車再跟著馬車(車上拉女知青和行李)一路奔簸,終于來到承德地區青龍縣大巫嵐公社和平莊大隊,成為第五生產隊的一名普通社員。在此后的4年半日子里,除去抽調到公社、縣里做臨時性宣傳工作,何申大部分時間是和社員們一起參加農業勞動。幾年中,與鄉親們結下了深厚情誼。艱苦的生產生活之余,何申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看書,有時也嘗試著把所見所感寫成新聞稿和文藝作品,縣文化館編印的《青龍文藝》創刊號上,就刊發了他的作品。由于表現優秀,1972年何申被推薦報考天津醫學院,但因為政審不合格,沒能入學。1973年夏天,何申再次被推薦參加了大學招生統一考試,并以全縣第一的成績被河北大學中文系錄取。

      1973年9月,何申進入河北大學中文系學習,開始了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在3年時間里,何申是格外認真努力的好學生,原因之一是不想畢業后再回偏僻地區工作,他的理想是“留!碑斀虇T。為此,有一陣搞“工農兵學員上講堂”,他還認真備課上臺講過古代詩歌。日常課外時間,何申是到圖書館借閱圖書次數最多的學生之一。在外出實習時,他寫的新聞稿件數量也是同學中最多的。但因為當時分配政策限制,畢業后他又回到了承德地區。多年以后回憶起來,他說,如果當初不分回承德,可能就不會取得今天這么大的成就。

      1976年9月,何申懷揣著河北大學畢業證書到承德地區“五七”干校(后來的承德地委黨校)報到上班。一開始工作主要是生產勞動,后來擔任哲學教員。因為喜歡學習思考,何申緊緊把握時代脈搏,在課堂上公開支持否定“文化大革命”、推行聯產承包責任制,很快就成為青年教師中的佼佼者,深受廣大學員歡迎。1978年8月,何申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黨員骨干教師。這期間,他結婚成家,住進了黨校家屬院。在勞動和教學之余,何申從學校圖書館借來大量中外文學名著、文史刊物和內部資料夜以繼日地閱讀,不知不覺中進行了有益的文化積累。三十而立之年,何申鄭重地找準了人生方向,開始了業余文學創作生涯,并很快就有作品發表出來。

      因為組織需要,也為了追尋更加廣闊的天地,1982年10月,何申舍棄了地委黨校包括“兩間房、一處院”在內的所有待遇,調到地委宣傳部任干事。工作內容變了,接觸面廣了,不曾改變的是他勤奮好學的習慣和艱苦創作的勁頭。改革開放之初,百業方興,萬馬奔騰,正是人才脫穎而出之時。1984年2月,何申被直接任命為宣傳科科長,隨后兼任承德地區“五講四美三熱愛”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1984年12月底,33歲的何申被破格任命為承德地區文化局局長,成為全區最年輕的正處級干部。1985年年初走馬上任,局機關老將少帥胡子兵,副科以上干部中屬他歲數最小。全區文化工作,劇團、影院、圖書館、群藝館、電影公司、新華書店,頭緒繁雜,鋪天蓋地。在文化局長任上,何申勤奮敬業、開拓創新,很快進入了角色,迅速打開了局面。幾年時間里,跑遍了全區200多個鄉鎮檢查指導工作,開展調查研究,推動全區文化事業發展呈現喜人氣象,特別是農村文化建設,當時在全國都很占位置,寬城縣還被命名為全國文化建設先進縣。1987年,全省文化建設經驗交流會在承德召開,就是對何申直接領導的承德地區文化建設工作成績的充分肯定。與此同時,得益于鮮活的基層生活體驗,何申創作的“鄉鎮干部系列”小說在全國產生廣泛影響。

      1990年7月,何申調任承德地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在領導全區宣傳思想工作改革創新的同時,他還注重抓好宣傳部機關干部隊伍建設,按照高標準、嚴要求,從地直單位和縣區宣傳文化部門選調了一批德才兼備的青年干部,為做好全區宣傳文化工作打下了堅實的人才基礎。

      1992年4月,根據工作需要,何申被調到承德日報社任黨委書記、社長,在新的崗位上,他繼續奉獻著激情和智慧。在報紙編輯方面,大膽嘗試小報改大報,由四版擴成八版,大幅度增加本地新聞信息量。1994年9月,正式創辦《熱河晚報》(《承德晚報》前身),使承德市新聞媒體發展跨入嶄新階段。在新聞隊伍建設方面,大興勤奮學習之風,不斷提高從業人員政治和業務素質,嚴格選人進人程序,不看關系,不徇私情。在報業經營方面,全力推動生產經營部門實行承包制,充分調動了員工積極性和創造性,促進經營指標連年躍升。到1998年6月底,不僅還清了6年前《經濟消息報》遷入北京時給報社留下的100多萬元債務,還力所能及地改善了職工福利待遇。

      從1998年3月開始,何申開始了連續兩屆、共計10年的全國人大代表任期。這期間,每年3月都要赴北京參加全國“兩會”。為了行使好人民賦予的權利,他每年都會抽時間深入基層,收集各界群眾意見和建議。他在大會上提交的“加快貧困地區扶貧開發力度”、“盡快建立京津水源地地區生態補償機制”等議案,引起國家有關部門重視,推進了相關政策的制定實施。

      1998年6月底,為了集中精力進行文學創作,何申主動辭去了承德日報社社長職務。從此開始,他甩開膀子大步奔向了自己心中的繆斯女神。

      上世紀90年代,也是何申文學創作的重要收獲期。1993年,獲得中華文學基金會設立的“莊重文文學獎”;1996年,獲得中國作家協會舉辦的“魯迅文學獎”;1995年,被評為河北省有突出貢獻專家;1997年,被評為享受國務院津貼專家;1995年,被任命為省管優秀專家,因獲此榮譽連續四屆以上,后被任命為省管資深優秀專家。

      何申199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從1996年起,連續當選中國作家協會第五、六、七、八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從1996年迄今,連續4屆當選為河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文學脈絡:從“多彩鄉村”到“繁盛熱河”


      “塞外三千里,山川三萬條。山莊三百年,生活三十載,創作三十年,于是,才有了我的作品、我的今天……”何申在《寺前往事三十春》這篇獲“改革開放三十年征文”大獎的隨筆中,由衷地發出這樣的感慨。

      如果把何申30多年來創作出的數量巨大的文學作品比作群山,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山巒中聳立著“塞外鄉村”與“熱河市井”兩座高峰,而其間所飽含著的作家對這一方水土這一方人的熱愛之情,則是一脈相承,從未改變的。

      18歲那年,何申來到承德地區青龍縣大巫嵐公社和平莊大隊這片陌生的土地上,他初次看到的就是一個陽光明艷、山野寧靜的清晨。多少年后他說:當別的知青想家時,我卻突然就喜歡上了這里,冥冥中有一種緣份觸動了我的心。在隨后的4年半日子里,青山綠水,淳樸民風,春種夏鋤,秋收冬藏,小米飯,水豆腐,殺豬菜,薯干酒……數不清道不盡的鄉村生活,深深印在何申的心里。而有才華的他,那時即開始了文學創作,第一期《青龍文藝》就有他的作品,并由他用文化館的手搖印刷機印出來。

      根深方能葉茂,只待春雨當時。30年前的1980年代初,當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從農村開始涌起,經過河北大學中文系學習、承德地委黨校教學前后多年的文化積蓄,調到地委、行署機關工作的何申有了更多機會深入廣大基層鄉村。春夏秋冬不輟,輕車熟路常行,幾年間他跑遍全區各鄉鎮。終于有一天,那一腔熾熱情感,融匯了基層干部群眾的喜怒哀樂,像一股激流汩汩地從他筆下流淌成一篇篇優秀作品。長篇小說《梨花灣的女人》《多彩的鄉村》,中篇小說《村長》《鄉鎮干部》《七品縣令和辦公室主任》《年前年后》,電視連續劇《一村之長》《一鄉之長》《青松嶺后傳》《大人物李德林》等謳歌農村現實、反映變革時代的作品相繼問世,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何申的作品不是鳥瞰俯視的,而是與讀者心貼著心的。他下基層與鄉鎮干部同吃同住,睡過大車店,吃慣百家飯,飯后與鄉親聊天,每次都能滿載“得意”的素材而歸。1994年臘月,何申從縣里朋友電話中得知,縣上對新一年工作安排得特別早,鄉鎮干部都憋足勁要干出些新成績來。他預感到這里面一定“有貨”,于是剛過完正月十五就帶人去縣里走訪。趕上雪后路滑,沒走多遠,車就出溜路坡下面去了。好在有驚無險,人車無事,按計劃繼續前進。到縣里中午吃飯說起這事,大家搶著舉杯壓驚。何申說光壓驚不行,還得提供點“干貨”、“細貨”,說一段喝一盅。結果那一頓飯他收獲了二三十個小故事或精彩語言,后來都在《年前年后》里“原汁原味”地用上了。著名作家王蒙曾對這篇小說給予高度評價:“很久沒有看到一篇作品能把當代人和生活寫得這樣真實、全方位、千奇百怪、眼花繚亂、哭笑不得而又充滿活力、充滿善良、充滿希望!彼f這部小說真像一部“當代農村鄉鎮的《清明上河圖》”。

      精彩的故事,鮮活的人物,生動的語言,深刻的思考,是何申“中國鄉村干部系列”作品的重要要素,為中國當代文學史增添了閃光的文字。文學評論家楊立元評價說:“他深刻地審視了農村改革的陣痛、徘徊和艱難發展的走勢,精細地描繪了從普通農民到縣級領導的群像和集體心態,構成了農村干部系列小說的整體性,給20世紀90年代的文學苑囿添加了一道塞外風景,給現實文壇帶來生氣和驚喜!

      正是因為這樣突出的創作成就,上世紀90年代,何申與另外兩位河北作家談歌、關仁山一起被譽為當代文壇“三駕馬車”,他們在中國文壇涌起的氣勢宏大的“現實主義沖擊波”,對繁榮現實主義文學創作有著積極而深遠的意義,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百花園魅力在于豐富多彩。在寫鄉村的同時,何申的“熱河系列小說”也問世了,頓時令讀者眼前一亮。較早的“熱河市井”小說是《祥云飄在天邊》《古井茶香》《孔家巷閑話》《酒仙橋邊風流巷》等。當年《承德群眾報》副刊連載《酒仙橋邊風流巷》時,曾令不少人每天在單位收發室等著搶報紙。由于用了“風流”二字,也曾讓一些人難以接受頗有微詞,對此何申一笑了之。

      對熱河老城平民生活的了解,源自他在城里安家落戶,特別是成家后居住在西大街紅廟山岳母家那段時光。左鄰右舍過的凡俗日子,岳母講的身邊故事,日復一日,習以為常。沒想到的是,這些素材都被何申拿去寫了小說。以致后來老人家開玩笑地說稿費得分自己一份,何申自然樂意,掏腰包請一大家子人吃飯,歡聲笑語,其樂融融,席間一準還有素材可得。

      1999年,面對即將到來的新世紀,面對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熱河城,何申從元旦開始,以半個月一個中篇10天一個短篇的速度,連續寫出10個中篇10個短篇。隨后,進入2000年,這批“熱河系列小說”就在全國各大文學期刋閃亮登場。讀者驚訝地看到了何申的“另一面”,曾經的官員、會首,以及大兵、閑人、剃頭匠、打燒餅的、賣糧食的、擺地攤的、下崗平民的等等,生動表現了承德人勤勞質樸、古道熱腸、多才多藝、與世無爭的性格。終成為何申文學畫廊中極具地方特色的一道風景線。

      細心的讀者總會發現,何申的《年前年后》《鄉鎮干部》等代表作品,都是任地直單位要職期間創作出來的。他是怎樣處理工作與創作關系的?又哪來的時間寫小說、電視劇呢?何申的回答是,“把別人喝酒打牌跳舞唱歌的業余時間全用到了寫創作上”。每天看罷央視新聞聯播節目堅持寫上幾千字,是他多年養成的雷打不動的習慣。他是文學界出了名的“快槍手”,一部中篇多則半月,少則10天,一稿即成,不用修改。像《梨花灣的女人》這樣一部30萬字的長篇,只用了一個月時間就把文稿交給出版社付印了。難怪這些年他能有那么多作品問世!

      何申作品產量高,質量也高。他的多數小說都是在國內重要文學期刊的頭條刊發,足見其分量之重。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他的小說曾榮獲“魯迅文學獎”、“莊重文文學獎”和《人民文學》《小說選刊》《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當代》優秀作品獎等眾多獎項。其中獲得“魯迅文學獎”的中篇小說《年前年后》迄今已有十幾種文集收錄,并被譯為英、德等文字在國外出版。從1992年小說《村長》改編成電視劇《一村之長》后,他寫電視劇的熱情一發而不可收,連續七年每年都有一部大戲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并成為收視熱點劇目。

      何申始終懷著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憂患意識,擁抱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大潮,關注當代鄉村市井鮮活的人間煙火,通過作品中人物獨特的命運、復雜的內心世界,直面人生,針砭時弊,為基層干部立傳,為人民大眾代言,其人其作獲得了文學界的高度評價,也深受廣大讀者、觀眾歡迎。


    藝術風采:從“名星書家”到“資深主持”


      何申屬虎,年輕時虎背熊腰,走路虎虎生風,做事干練利落,為人爽快豁達,無論在工作單位內外還是文人圈子中頗受好評。如今,雖然不再有強健的肌肉,但開朗豪放的性格則與日俱增,致使他思路寬廣,才氣噴發,不斷創新,屢有突破。

      何申聰明,干什么像什么。當人大代表,能提很好的建議;當客座教授,從河北大學、保定師專講到承德醫學院;

      寫小說,長、中、短篇樣樣精通;寫電視劇,上世紀九十年代,每年中央臺上一部大戲,還有電影;寫散文隨筆,《避暑山莊賦》和《熱河一夢》等作品在《人民日報》《當代》等報刊發表后廣被讀者傳誦。在《承德日報》熱河周末上開辦的“老何妙文”專欄,歷時五載,已刊發300余期,這些隨筆作品及時關注社會熱點和百姓生活,筆鋒麻辣,揮灑自如,成為眾多讀者每周必讀文字,更被文化圈內人士所津津樂道。

      何申書法作品大氣雄健、奔放瀟灑,在中國作家中久負盛名,被推選為河北作家協會書畫藝委會主任。每次出席會議或到各地參加采風活動,他和幾位擅長書畫的作家揮毫潑墨是保留節目。市內外許多文化場所和愛好文化的人士家中,也都以能夠展示和收藏他的書作引為榮耀。2007年春,他在承德市舉辦了個人書法作品展。何申才思敏捷,各種場合出口成章,提筆揮毫,詩賦即出。在承德市繁華街區,何申的《二仙居旱河整治記》《熱河繁盛圖》等作品,記錄今事將成史冊,讓人讀之愉悅,收益匪淺。

      何申唱歌唱戲,既登得臺又配得弦。主持大型活動,風趣幽默,在中國作協人人皆知。有一年在云南開作協全委會,他在民族村主持了省歌舞團的大型演出,作家們一致說遠看他很像趙忠祥。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參與主持的第八屆中國作代會聯歡晚會。

      2011年11月23日晚,北京飯店金色大廳流光溢彩。第八屆中國作家協會全國代表大會聯歡會正在熱烈舉行。音樂響起來,掌聲響起來,上千名作家驚呼起來:聚光燈下,大紅舞臺正中站著的主持人,正是來自塞外名城的著名作家---何申。當何申用他洪亮而又底氣十足的承德又稍帶天津味的口音說“聯歡晚會現在開始”,來自全國各省區市的作家代表就紛紛登臺獻藝。其間,何申充分發揮了自己多才多藝、舉重若輕的特長,在臺上穿針引線,妙言連珠,還表演了自己的拿手節目,無疑成為晚會最引人注目的明星。轉天的《文藝報》在報道這場晚會時,其中有這樣的文字:“值得一提的是,擔任此次晚會主持人的除了中國作協的兩名年輕的工作人員,還有河北文壇‘三駕馬車’之一的作家何申。三人的搭檔組合風趣幽默,配合得相得益彰!

      何申,因其人格魅力及文學藝術造詣,成為承德光彩奪目的文化名片之一。


    赤誠精神:從“天津知青”到“山莊之子”


      18歲之前的何申,一直生活在天津市原英租界五大道的洋樓里,連山是什么樣子都沒見過。是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把他變成塞北承德偏僻山村的一名農民。當年從河北大學畢業分配回承德,以至于在承德成家立業之后,按照當時國家政策允許一個孩子戸口辦回天津,很多老知青由此也都想辦法調了回去,何申沒有去辦。其實后來他還有更好的機會:1992年,天津市委宣傳部準備調已經大名鼎鼎的何申回去任文藝處長,同時分配給他一套房子。后來經過幾番思想斗爭,何申還是選擇了留在承德繼續寫他駕輕就熟的鄉村小說。

      從此,何申這個曾經的天津“知青”便把承德當作了自己的家鄉。自然,在他身上就融合著天津與承德難以分割的情感根脈。近年來,他長年給天津市的《今晚報》寫隨筆,使勁宣傳承德。在幾篇隨筆里,他著意描寫了從避暑山莊到外八廟、從金山嶺長城到壩上草原的無盡好處,甚至把從天津到承德的火車汽車路線都寫得一清二楚!督裢韴蟆啡瞻l行百萬份,市民每晚必讀。有許多人毫不隱諱地說,就是看了何申的文章才來承德旅游的。不是夸張,不少天津人對承德印象最深的有兩樣,一是避暑山莊,二是作家何申,而且他們都知道:何申是因為下鄉扎根承德的天津人。

      “山川三萬條,三萬聚精華,武烈相伴古泉;歲月三百載,三百生奇境,山莊美名綿長。天造奇峰,地涌碧波,春來花艷,暑至風爽……”何申在《避暑山莊賦》里極盡奢華地把自己對承德的無限熱愛洋溢出來。他說這種愛已經銘心刻骨、融入血脈了,每次從外地回來進入承德境內,看到這里的青山綠水、白云藍天,他都格外興奮沖動,回到家中便文思泉涌……

      作為承德文藝界事實上的領軍人物,對如何進一步提高承德文學藝術創作水平、大力推進承德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他有自己的見解和認識。何申認為,文學是文藝的基礎,繁榮文化首先要發展文學,多出人才多出作品。改革開放以后承德文學創作之所以能在國內產生影響,一是有一批有影響的作家,二是有一批有影響的作品。作家靠作品說話,作品為作家為城市揚名。那時,每年都請國內著名作家、評論家來承德講課,并舉辦文學講習班,使得不少文學愛好者由此產生“飛躍”,成為我市當今文壇的中堅力量。當下,社會各界應該大力關心扶持文學創作,為業余文學愛好者發表作品提供園地,為他們學習進修創造條件,對嶄露頭角、具有潛力的骨干人才要重點培養,老一輩文學領軍人物還要為繼續承德文學事業興旺發展放熱發光。

      多年來,勤奮創作之余,對于承德本地的各種文藝活動,他總是熱心到場支持,從不計較名分,更不端架子。他始終熱心扶持本地業余作者創作,看稿、寫序,不厭其煩,承德市許多中青年作家、作者與他都有師生之誼。幾年前,市高新區馮營子鎮成立起一個主要由當地農民組成的梨花文學社,在他的關心支持下迅速發展壯大起來,成為在全市產生廣泛影響的農村文化團體。

      承德文化底蘊深厚,發展前景廣闊,文學藝術工作者要成為建設國際旅游城市的中堅力量。何申用自己的成功經驗告誡大家,文藝工作者要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自覺主動承擔歷史賦予的神圣使命,深入火熱生活,貼近人民群眾,肯于吃苦,甘于寂寞,心無旁騖,矢志不移,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為承德的繁榮發展助力增光。

      “墨重七彩,繪我名苑;樂滿八音,頌我山莊……高唱大風,曲動炎黃”。作為與共和國幾乎同齡的人,在人們的印象中,年近古稀的何申愈加朝氣蓬勃、雄姿英發。如今,當又一度春風輕拂塞北山川沃野,人們相信并熱切期待,何申的筆下會飛珠濺玉般揮灑出一卷卷贊美承德、謳歌祖國的錦繡華章!

      作者:韓中山

      2018年3月定稿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