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眾志成城抗疫情 >>戰“疫”創作 >> 戰“疫”創作 |李春雷:東湖三題
    详细内容

    戰“疫”創作 |李春雷:東湖三題

    时间:2020-03-19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文學報

    武漢東湖.jpg

    武漢東湖


    2020年大疫期間,我受中國作協委派,到武漢采訪。借住東湖邊水神客舍之1301房間,達二十余日。采訪寫作之余,常常捂緊口罩,到湖邊散步。面對洶洶疫氛,仰天俯地,感嘆良多。遂作散文三則。


    太陽的爪印


    古人總把太陽比做鳥兒,晨起東隅,夕棲桑榆,黑黑白白,翩翩悠悠。

    如果這樣,那每天的陽光,灑落在我們身上,豈不是鳥兒的爪?

    的確,一年四季,我們坐在溫柔的陽光下,光影飄飄忽忽、閃閃爍爍,真是像極了鳥爪爪,踩在我們的皮膚上,麻麻酥酥、熱熱辣辣。

    還有,我們走在樹林中、花叢間,太陽透過疏疏密密的枝葉,棲息在地上,斑斑駁駁、隱隱約約,更像鳥兒的爪印了。

    武漢大疫間,我滯留在洪山區的水神客舍,常去后院的東湖邊散步。

    湖邊有一個觀水平臺,水泥打底,約40平米。由于人員隔絕,平臺便成為寂寞臺,便成為鳥兒們的樂園和舞臺,時時在這里約會戀愛,你方唱罷我登場,享受自在春光。我發現這個平臺時,已是滿地鳥糞。我無奈地長嘆一聲,不敢插足。這美麗的風景,這骯臟的平臺,好可惜呢。

    于是,再次散步的時候,便有意避開。

    兩天之后的一個傍晚,我無意間又走到了那里?善婀值氖,平臺竟然干干凈凈。

    是誰打掃呢?

    不像有人來過。

    難道這寂寞臺上,自有掃帚?

    哦,這兩天,雨雨晴晴,風風光光。那些鳥糞,被太陽曬干后,一場大雨,便化為齏粉,流入湖中。剩余的殘跡,陽光為爪,爪下生風,風為掃帚,把這小小平臺打掃得干凈如初。

    這世界,原本具有最強大的自凈功能呢。過去讀古書,常常疑惑,一場戰爭,血流成河,尸橫遍野,何人收拾呢。其實,即使無人問津,幾番春秋過后,蕩然無存,郁郁蔥蔥。在鳥爪爪的指揮下,從狼狗鷹隼,到蟲蟻細菌,從電閃雷鳴,到狂風暴雨,一起動手,掃除一切,把所有的死亡和腐敗全部沉入水底、埋入地下、進入循環。

    只是這平臺上,鳥爪踩過,上面還是有了印痕,暗暗的、隱隱的,像少婦的雀斑,似中年的憂郁。

    是的,這天地間,凡有生命者,凡有壽命者,都是一個生死更替、悲欣交集的過程,輪回往復,新陳代謝,青青黃黃,明明滅滅。只有太陽,是一只不死鳥兒,代表著宇宙,在過去和未來之間,在前世和今生之間,在時間和空間之間,永恒地飛翔。它的鳥爪爪,踩踏著一切,踩遍著古今,在所有的地方留下了絕對的印跡。踩在時間里,便是歷史;踩在空間里,便是滄桑;踩到皮膚上,便是皺紋;踩在你的眼前,便是現實……

    這神秘的、神圣的鳥爪印,每天都在默默地踩踏著,踩著你,也踩著我,與我們賽跑。

    我們,怎么能跑過它呢。

    但是,我們也不能懈怠啊。

    且奮飛我們的腳丫丫。


    地球是一條魚


    傍晚,在東湖邊散步。仰望天空,是一片浩瀚無際的魚鱗云,灰灰白白。整個天空,宛若一條大鯉魚的腹部。

    忽然想,我和我們,是在魚腹之外呢,還是在魚腹之內?

    仔細想去,應該是在魚腹之內。整個厚厚的云層,包圍著地球,當然也包圍著我們。云層,顯然就是魚的皮膚了,而那些波浪狀或圓環狀的云塊,就是魚的鱗片了。

    是的,整個地球,就像一條魚,游動在無垠的銀河系中,而其它大大小小的行星和衛星們,就是一尾尾小魚和一只只蝦米了。

    古人經常把圖騰物幻想成鯤或龍,鯤不就是大魚嗎,龍不就是蝦米嗎。這些意象,或許就是古人仰望天空的靈感吧。莊子曰“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

    的確,我們都是魚腹中的一分子。大陸板塊,是它的五臟六腑;海洋江河,是它的神經血液;山川大地,是它的骨骼肌肉;植物,是它的毛發,而我們動物們呢,便是它的細胞和細菌了。

    人類啊,不要自大,只是滄海一粟,森林一葉。但又不能太自卑,因為宇宙太奧妙,大小均無限,滴水雖小,卻又藏海。比如,你的身上,也暗藏著億萬個小宇宙呢。據科學測算,人身上約有細胞50萬億枚,同時擁有十倍于細胞數量的細菌,而每一個細胞和細菌,都是一粒生命呢。我們,不是單純的生命,而是600萬億微生命的綜合體。

    若從一粒細菌的立場看你,你也是一條巨大的魚。

    億億個我們,攜帶著各自的億萬宇宙,隨著地球這條大魚,在永恒和須臾間游動著、游動著……

    而站在東湖邊的我,惟愿做這條大魚身上的一片微鱗,在時光的隧道里閃爍出一絲磷光。


    小鳥上班去了


    天剛蒙蒙亮,窗外即傳來一陣陣小鳥的啾啾鳴囀,細細碎碎、清清脆脆,興奮而熱烈,像早操的小學生。傾耳聽去,還有布谷聲聲,悠揚且歡快。

    是啊,后面是東湖,樹木繁茂。

    早餐后,我回到房間,坐定窗下,拿出筆記本,想象著在鳥鳴聲中開始工作?墒,居然滿窗清靜,一無所有。

    哦,它們上班去了。

    這里,也許是它們的宿舍、別墅,而它們上班的工作單位,便是遠處的樹林、樓頂、湖邊、草坪……那里,有它們的食物、水源,有它們的同伴,或愛情;那里,是它們的操場,是它們的劇場。在那里,它們可能遇到一位鳥爺爺或鳥奶奶,講述一段祖先的故事。抑或,遇到一位鳥妹妹或鳥弟弟,重溫一場童年的游戲。傍晚,下班了,吃飽喝足了,便回到這里夜宿,做花花綠綠的夢。

    小鳥在樹枝上睡覺,不擔心失足跌落嗎?

    其實,小鳥與人類的腿部用力方向正好相反。我們的四肢用力需由意識派遣,一旦睡眠,便會放松,而小鳥呢,睡眠越深,雙足的抓握力越繃緊,與樹枝焊為一體。這是物種億萬年進化的結果。不僅鳥類,任何動物都有自己的特異功能。不是嗎,想想看。

    我突然想,人類生瘟,擔心傳染,不敢出門,鳥類有疫嗎?

    有疫無疫,一眼便知。

    它們不戴口罩,不加隔離,飛來飛去,無憂無慮。

    相比較人類,它們更接地氣,更與食物鏈的各個環節無縫銜接,百毒不浸,金剛不壞。整個生物界,整個大自然,依然是生機勃勃、春意盎然的原始模樣呢。

    天地無病,正常運行,只是人間小恙,需要調整。診治和調整之后,便是百花齊放的春天。

    江山永固,日月長恒;河清海晏,時和歲豐。

    寫到這里,我似乎又聽到了小鳥的鳴囀,布谷的呼喚。

    什么時候,我們能夠像小鳥一樣,輕輕松松地去上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