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眾志成城抗疫情 >>戰“疫”創作 >> 《光明日報》頭版刊發河北省作協副主席李春雷新作《三月正青春》
    详细内容

    《光明日報》頭版刊發河北省作協副主席李春雷新作《三月正青春》

    时间:2020-03-20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光明日報

    2020-03-20_075558.jpg

    《光明日報》(2020年3月20日 01版)


      “我叫肖思孟。孟子的孟,不是夢幻的夢!

      電話中,她熱情卻又認真地對我說。

      是的,在近期的新聞報道中,她的名字大多被寫成肖思夢。采訪之前,我曾想,這應該是一位清純、漂亮且浪漫的女孩子。

      3月上旬,由于她仍然在武漢市第七醫院病房做護理工作,我只能通過視頻和電話聯系。視頻中的她正蝸居輪休,戴著一頂可愛的小紅帽,的確清純且漂亮,但談到疫情,談到工作,她馬上收起浪漫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并摘下帽子,露出白亮亮的光頭。提及自己的名字,她也格外較真。

      “我的孟,是孟子的孟!

      “我當然也有夢,但每一個夢,最需要的是腳踏實地……”


      肖思孟的生命,有著別樣的沉重。

      她,是一個遺腹子!

      1994年10月,她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島市青龍縣一個名叫拉馬溝的小山村,乳名夢夢。此前一個月,她的父親遭遇車禍,不幸去世。

      第二年,母親抱著小夢夢,改嫁到鄰鎮的拉拉嶺村。繼父紀友義,是一位家境貧困的民辦教師,兄弟五人,多半光棍且殘疾,所以年過三十,尚未婚配。

      辦理妻子戶籍時,好友向紀友義耳語:要讓女孩改姓紀。

      可是,這個樸實、善良的漢子啊,不僅沒有這樣做,而且還時常送她回拉馬溝村,看望肖家的爺爺奶奶。是啊,兒子去世了,孫女就是兩位老人唯一的精神寄托呢。

      看著女孩健康,看著妻子病弱,想著家境赤貧,本來可以擁有自己親生孩子的紀友義,便主動提出,不再生育,全心全力養育小夢夢。這個特殊家庭,雖然異常貧寒,卻從來不缺少恩愛和溫暖。

      到了上學年齡,長輩和鄰居們再一次鄭重勸說紀友義,一定要給小夢夢改姓。他們說,這個孩子與你沒有血緣關系,又與肖家親密,如果再不隨你姓,長大后肯定會遠走高飛,誰為你養老?但這個固執的民辦教師,仍然不改初衷。不僅如此,他還為她取了一個有特殊寓意的名字,肖思孟。

      紀友義撫摸著女兒的頭,深情地說:“肖,是你親生父親的姓。他雖然去世了,但你要永遠感恩父親。夢,雖然美妙,但總是飄忽。咱家窮,將來你要扎扎實實地做事。所以,我把夢改為孟。這是孟子的孟,孟子與孔子齊名,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

      母親身體欠佳,因此小思孟從幼兒園到初中,由繼父一手帶大。雖然紀友義待小思孟如同己出,卻從不溺愛,不僅學習上嚴加教導,為人處世上更是時時叮囑——要學會吃虧、先人后己,要有責任心,更要有愛心。

      在父親的寵愛和教誨里,小思孟出落成了一個純樸善良、溫柔體貼的大姑娘。

      2013年高中畢業,肖思孟考取河北中醫學院,護理專業。2016年大學畢業后,她以優異成績,考入河北省中醫院,成為該院呼吸二科的一名護士。

      母親患有高血壓、頸椎病和腰椎間盤突出等慢性疾病,需要長年服藥。父親雖已轉為國辦教師,但年近花甲,由于多年勞累過度,已切除膽囊,還患有胃糜爛、鼻炎、便秘等病癥,近日,又做了喉異物切除手術。而且,父母還供養著兩個光棍兄弟,其中一位殘疾。生活的重擔,像山一樣壓在這個小家庭身上。懂事的肖思孟參加工作后,總是將自己的大部分收入,寄給父母,補貼家用。

      同時,她還以護士的專業和細心,為父母詳細制訂康復計劃。所有的用藥,都是她精心選配。不僅如此,父母的通信費、家里的水電煤氣費,等等,所有可以通過手機遠程繳納的費用,全部由她包攬。紀家的爺爺奶奶都去世了,只剩下肖家奶奶,她也時常買衣寄物,噓寒問暖。

      每天,她都會給父母發去許多微信圖片,匯報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上學的時候,她喜歡三毛、瓊瑤小說和一些消遣類雜志,可參加工作之后,她的業余閱讀逐漸向文學、歷史方面靠近,尤其喜歡唐詩、宋詞等古典文學和傳統文化。

      有一次,她給父親打去電話,首先吟誦了一段:“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倍,詢問作者何人。

      父親不明就里。

      她接著誦讀:“生,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痹賳栒Z出于誰?

      父親一時想不起來。

      “爸爸呀,您怎么把咱倆的根本都忘記了?”

      “怎么回事?”父親一頭霧水,大驚失色。

      “這是孟子的名言。而且,您的名字,也來自于他老人家啊!

      “哈哈哈……”紀友義恍然大悟。

      漸漸地,這個善良可人的小姑娘,已經成了家中的頂梁柱和主心骨!


    662cf22d-392a-4fc9-9086-0fa34e9eff87.jpg

    剪發前后的肖思孟。河北省中醫院供圖


      2020年春節快到了,父母早早動手,雞鴨魚肉、蒸烤囟煮。

      紀友義和妻子每天念叨啊,女兒哪天放假,哪天回家。從石家莊到秦皇島,高鐵票245元,太貴了,女兒從來不坐,而是乘坐81元車票的普通列車,但那需要行走八九個小時。今年,父母反復催促女兒,一定要坐高鐵回家。他們心急啊,他們已經大半年沒有見到女兒了。

      肖思孟早就預訂了高鐵票,并為爸爸媽媽和家人都準備了禮物。她還專門來到美發店,打理頭發。

      是啊,她剛剛26歲,正是愛美的年齡、戀愛的季節。她特意蓄養了幾年的披肩發里,藏著內心深處甜蜜的期盼呢——等到當新娘的那一天,盤一個最漂亮的發型。

      發梢輕燙微卷,空氣劉!龑ψ约旱男掳l型十分滿意,于是隨手一張自拍,第一時間發送父母。

      看著照片中嬌美的女兒,父母的心底,甜蜜蜜。

      然而,就在肖思孟起程回家的前一天,本來春節值班的同事因家中急事,不得不離開,單位里人手驟然緊張?吹竭@種情況,肖思孟略微猶豫了一下,便主動要求留下來值班。單位領導,喜出望外。

      她趕緊退掉車票,并給父母打電話,許諾元宵節一定回家。于是,爸爸媽媽,又開始眼巴巴地盼望元宵節。

      鼠年春節近在眼前,新冠病毒突然偷襲!

      農歷大年二十九,疫區中心——武漢市宣布關閉離漢通道。舉國震撼,世界注目!

      大年初一晚上,肖思孟值班。

      凌晨五點,電話驟然響起,火急火燎。她以為是“120”接診,接聽之后卻是護士長:“剛才接護理部主任通知,要組建醫療隊赴武漢救援,現在開始報名,自愿參加!

      “護士長,我……報名!”她遲疑半秒,旋即堅定了語氣。

      “思孟,你不再考慮一下嗎?”

      “我剛才已經考慮過了!”

      當天中午,肖思孟接到通知:“你被批準去武漢了,下午兩點半集合出發!”

      !太突然了,就像疫情一樣讓人猝不及防。

      她匆忙回到住處,簡單收拾衣物。

      這是河北省派出的第一批援鄂醫療隊!

      可是,如何告知父母呢,他們身體虛弱,正苦盼自己回家。肖思孟心中糾糾結結,顫顫抖抖,直到踏上南下的火車,才撥通電話。

      紀友義沉默良久,囁囁嚅嚅地問:“孩子,必須要去嗎?”

      “我在火車上,已經開車了!

      “哦,既然這樣,我和媽媽支持你。不過,千萬千萬要注意安全……”


      第二天凌晨4點,醫療隊抵達武漢。

      從大巴車上向外望去,街頭一片死寂,昏黃的路燈無精打采。影影綽綽的暗影里,似乎有無數伸頭探腦的惡魔,正在居心叵測地打量著遠道而來的北方來客。誰都不說話,空氣黏稠凝滯,甚至連呼吸都格外小心,生怕一不留神,便會惹禍上身。

      新來乍到的肖思孟,接受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培訓。

      培訓從穿脫防護服開始,首先用消毒液清潔雙手,然后戴防護帽、戴口罩、戴橡膠手套、穿防護服、戴護目鏡、穿高腰鞋套、戴第二層口罩、戴第二層橡膠手套……

      人被防護裝具包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像繭中被五花大綁的蠶蛹。

      特別是平時引以為豪的一頭披肩長發,此時卻變成累贅,總有幾縷頭發固執地露在防護帽外。只得高高地盤在頭頂,可穿上連體防護服后,又感覺緊緊繃繃,如壓重物,低頭彎腰、舉手投足,更是牽牽絆絆。

      最危險的是脫防護服的時候,長發失去束縛,猛然披散下來,屢次觸碰防護服外部。如果在實戰中,必然造成病毒沾染。

      每一次穿脫防護服,都要耗費一個小時。

      投入實戰的前夜,肖思孟失眠了。

      她,定定地看著鏡中的長發飄飄。

      之前,爸爸曾經開玩笑說,我閨女的這頭秀發,價值千元。

      然而,此時的“千金”長發,卻突然變得怪異起來。


      肖思孟進駐的武漢市第七醫院,醫療條件和醫護力量比較薄弱。疫情暴發后,這里被開辟為定點救治醫院,由武漢大學下屬的中南醫院接管。

      醫院共有5個病區,肖思孟被安排在第一病區,與另一名護士負責護理16位患者。

      南北方語境不同,方言各異,對他人的稱呼也五花八門。

      起初,她見到一位年長的男性患者,便按照北方習慣,上前親熱地稱呼“大爺”。對方聽罷,一臉茫然。原來,武漢人稱年長的男性為“爹爹”、女性為“婆婆”。

      與患者交流的障礙,還不僅僅是方言難懂。戴著兩層厚厚的口罩,說話悶聲悶氣,語音不清?墒,如果聲音過大,又戴著護目鏡,患者看不到醫護人員的表情,往往會誤以為帶有情緒,因而拒絕配合。

      各種想象不到的困難,更是接踵而至。

      以前肖思孟的雙手多么靈巧啊,為患者輸液、扎針穿刺,伸手一摸,就能探到對方的血管。眼疾手快,輕柔穩準。

      可是現在,戴著兩層橡膠手套,雙手木然遲鈍。加之穿著臃腫的防護服,更像笨拙的木偶。

      面前的婆婆已經70多歲了,連日輸液反復穿刺,血管癟癟。肖思孟伸手探摸,絲毫沒有手感。

      用眼睛看呢?護目鏡鏡片上結了一層薄霧,像隔著一層紗簾。

      心急如焚!多年前第一次為患者穿刺的時候,也沒有如此緊張。

      突然,她發現護目鏡鏡片的邊緣沒有結霧,但寬度不足毫米。她竭力地歪斜著眼睛,向婆婆手腕處看去,果然看到了一條青色印記。

      這不正是血管嗎?!

      隨即屏氣凝神,小心穿刺?墒,由于鏡片邊緣會產生光線折射,看到的位置與實際位置有一定偏差。

      第一次穿刺,失敗了。

      她深深地長吁一口氣,抱歉且柔聲對婆婆說:“您要相信我啊,不要動,不要動!

      然后,再次俯下身,側著腦袋,眼珠上翻,盯緊婆婆手腕處的血管,小心地將針頭刺進去。剛進針的時候,仍然沒有感覺。隨著婆婆的皮膚繃緊,慢慢進針,終于看見了回血。

      成功了!

      肖思孟這才感覺兩眼酸痛。頭發都濕透了,黏糊糊地粘在頭頂。

      …………

      患者多多,沒有家屬陪床。除了打針喂藥、測量生命體征等等治療程序之外,他們的個人衛生以及吃喝拉撒睡,也完全由護士負責。

      肖思孟與同事忙得團團轉,只恨非孫猴,沒有分身術。

      然而,縱然如此,卻又不能著急,反而更要放慢節奏。

      病房內不允許快速行走,以免驚擾浮塵,也是為了避免防護服被器物刮破;腳步呢,又不能過于沉重,否則會磨破鞋套和防護服。

      防護服破損,后果不堪設想!

      因此,雖然工作繁忙,心急如火,但肖思孟只能耐著性子,輕手輕腳、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這就是經歷啊,這就是磨煉呢。

      每一步,都是成長,都是成熟!


      飄飄披肩發,竟成煩惱絲。

      肖思孟最終還是決定忍痛割愛,改留短發,甚至剪成“假小子”,也在所不惜!

      可是,美發店全部暫停營業。詢問工作人員,內部也沒有美發服務,僅有一把男士理發器可以借用。

      肖思孟,徹底死心了。

      她把眼睛一閉,對醫療隊的一位同事說:“干脆,給我理光頭吧!”

      同事瞪大了眼睛,眼眶里翻動著一輪輪問號。漂亮女孩剃光頭?這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新聞。

      “是的,我要剃光!”肖思孟的口氣,斬釘截鐵。

      秀發,縷縷飄落。

      眼淚,簌簌而下。

      …………

      收治患者不斷增多,已有48名。

      有一位胖胖的“爹爹”,下肢癱瘓,雖然用著氣墊床,但兩側股骨頭外的皮膚,還是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壓瘡。肖思孟除了幫他擦洗身體和定時換藥外,每兩個小時還要為他翻身一次。

      然而,即便“爹爹”全力配合,可畢竟重病在身,下身又不聽使喚,每次翻身時,肖思孟和同事都累得渾身是汗。

      最讓她力不從心的體力活,是更換氧氣瓶。由于醫院中心供氧壓力不足,一些患者需要使用氧氣瓶吸氧。

      氧氣瓶粗粗壯壯,又高又重,根本搬不動。她只能將其傾斜到一定角度,旋轉滾動前行。

      可是,平時老老實實的大鋼瓶,一旦旋轉起來,脾氣頓時變得十分乖張。萬一偏離“軌道”,瘦瘦弱弱的肖思孟,根本不可能“力挽狂瀾”。倘若失控,驚擾患者事小,若是砸傷患者呢?若是刮破防護服呢?若是碰壞醫療器械呢?

      不敢想!不敢想!

      每換一個氧氣瓶,肖思孟都是戰戰兢兢、汗如雨下。而一個班次下來,她常常要更換七八個……

      2月8日,元宵節,這是肖思孟原定回家與父母團聚的日子。

      當天晚上,紀友義一邊幫妻子按摩腰部,一邊收看中央電視臺的《元宵特別節目》。

      畫面中,出現了一個戴口罩的光頭小伙子。他瞥了一眼,不認識,便接著低頭干活。

      此時,中央電視臺節目主持人歐陽夏丹大聲說:“剪掉了一頭長發的河北護士肖思孟,‘90’后的你,也許正引領著這個春天最時尚的發型……”

      聽到這里,紀友義與妻子猛然抬頭。這才看出,電視上的“小伙子”,正是自己的寶貝女兒!

      可是,自己的女兒,怎么變成了一個光頭呢?

      他這才明白,自從到達武漢之后,女兒沒有發送過一張照片,自己一直在疑神疑鬼呢。實在沒有想到,日日夜夜的牽腸掛肚、半個月來的撕心裂肺,今天終于見面,卻是以這樣一種眼球炸裂的方式。

      夫妻兩人,頓時號啕大哭。


      一天晚上,肖思孟剛剛接班,就發現一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性患者,意識不清,總是咬舌頭,極易造成窒息!

      測量生命體征,倒也正常。

      為了平復他的情緒,肖思孟不斷地安慰,可他只是眨眨眼睛。

      是餓了嗎?渴了嗎?

      肖思孟拿來流食喂服,沒有吞咽。又喂水,竟然喝掉了。她得到了回應和鼓勵,于是找來注射器,慢慢喂水。直到凌晨5點,這位患者才平靜下來。

      清晨,開始為患者們抽血、抽血氣、測量生命體征了。肖思孟忙碌著,還時不時地走到這位患者身邊,看一看、摸一摸,沖著他笑一笑。

      但愿自己的笑容,能感染他。

      從急診部轉過來一位“婆婆”,戴著無創呼吸機和導尿管。

      大齡患者往往意志比較消沉,可這位“婆婆”卻十分堅強、積極配合治療,還不時地向她眨眼和點頭。

      那位上了呼吸機的叔叔,雖然病情嚴重、面色枯白、不能言語,但肖思孟每次護理,他的兩眼中都會漾溢出感激的淚光,亮亮的。那是生命的火焰,那是新生的希望!

      希望,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最偉大的內動力。有了希望,一切都會好起來。

      肖思孟和患者們,時時在相互地加油鼓勁兒呢。

      情況日見好轉!

      胖“爹爹”病情穩定,已經轉入輕癥病房了。

      “婆婆”由呼吸機換成了高流量輔助呼吸,并且取掉了導尿管。隨后,高流量輔助呼吸,又換成了面罩吸氧。

      那位同齡人的意志也逐步清醒,可以長時間地睜開眼睛了。而那位上了呼吸機的叔叔,面色日漸紅潤,血氧量也趨于正!

      轟轟烈烈的一個多月時間里,病床始終處于飽和狀態。

      直到3月上旬,終于開始有空床了,一張、兩張、三張……

      一張張空床,像一張張笑臉,綻開在病房,綻開在每個人的心頭。

      …………

      3月中旬的一天午后,下班了。

      肖思孟在駐地宿舍里休息。她忽然發現,窗外陽光明媚,青青翠翠,一群小鳥啾啾鳴囀,興奮而熱烈。傾耳聽去,還有布谷聲聲,悠揚且歡快。

      樓下的花園里,各種各樣的花兒們,也正在熱烈地盛開。層層疊疊,粉粉白白,像朝霞,似睛雪,如嬰兒的臉,若新娘的羞……

      哦,來到武漢40多天了,卻還沒有來得及欣賞一下她的美麗。

      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頭發黑黑,蓬蓬勃勃,已長成板寸,有一種說不出的剛健與挺拔。她用勁攥一下雙拳,感覺渾身新添了一種別樣的力量。

      于是,她拿出手機,以武漢為背景,認認真真地拍起來。

      春天來臨了,戰斗勝利了,頭發新生了,我要回家了。

      她要選擇幾張最美的照片,發送給最親愛的爸爸媽媽……

      (作者:李春雷,系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河北省作協副主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