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要聞 >>國內文壇 >> 關仁山:青年作家要保持藝術勇氣
    详细内容

    關仁山:青年作家要保持藝術勇氣

    时间:2020-04-03     作者:關仁山

    NO.1

    立文學志,追文學夢


    做文學的人,首先要立志,有關文學的立志。俗話說,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負。立志的首要條件是興趣愛好。你有沒有做文學的興趣愛好,非常重要。你內心的情感、故事需要表達,你也有表達的欲望,同時在表達中感受到快樂,那么興趣就來了。要知道,興趣一半來自后天的培養。


    一個作家的藝術感覺很重要。自己把自己說服了,那是一種理智的勝利;自己把自己感動了,那是一種心靈的升華;自己把自己征服了,那是一種人生的成熟。你對人和事的感覺是否靈敏,取決于你的藝術感覺;你的文字表達是否精美,也取決于你的藝術感覺。


    關于吃苦精神和毅力。這一點不能不說,沒有一個人躺著睡覺就能成功,必須有辛勤的勞動和汗水澆灌。堅韌是成功十分重要的要素,只有堅韌才能造就我們的行動能力,無論你怎樣有才,如果缺乏熱情和堅韌,只能紙上談兵,畫餅充饑。成功不是將來才有的,而是你自己從決定做的那一刻起,日積月累而成的。遇到挫折怎么辦?勇敢地闖過去,世上沒有絕望的處境,只有對處境絕望的人。所以我們說,擁有夢想是一種智力,實現夢想是一種能力。

    NO.2

    想清楚為誰寫作


    為誰寫作?為自己寫作?為評論家寫作?為圈子寫作?還是為讀者寫作?為哪個層面的讀者寫作?這是作家必須認真且謹慎回答的問題。我們都會說,為大眾寫作。為哪些大眾呢?為大眾為百姓寫作的人,會注意自己如何建構一種與讀者共享的普通價值體系。有了這個支點,我們才能思考寫什么和怎么寫。當然,這也是討論了很久的問題。

    有時候,想清楚為誰寫,是很復雜的。作家洞悉了人世間的“溫暖和愛意”之后,賦予生命的美麗與莊嚴。作家容易看到生命的盡頭,他在心里為人類痛哭,也為自己痛哭。有時,我們不乏悲觀地自問:我們是不是陷入了某種不可饒恕的人本困境呢?他想通過寫作安慰自己,溫暖別人,給人一點信心,自己減少一點疼痛。做到這些就很難,何時才能喚醒潛伏在我們體內的神圣情感?


    同時,一個作家要有堅定的信仰。習總書記在文藝座談會上講話,提到了理想與信仰。我們如果對理想信念動搖、疑惑,那么我們筆下的人物就不可能守住他的信仰,假如我們對人民缺乏著真誠的熱愛,我們筆下的人物就難以呈現思想光芒,釋放情感力量。作品的深度取決于人物形象的情感深度,作品的高度取決于人物形象的精神高度。所以,作家要永遠牢記文化擔當和社會責任,不斷提升自己的學養、涵養和修養。這樣為誰寫作就不是個難題。


    NO.3

    寫作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現在時代的整體氛圍是浮躁的,浮躁讓作品不好讀,寫出來的作品也不好看。這個時代缺少精神資源、思想資源。世界上最尖利的東西是寶劍,比寶劍尖利的東西是思想,沒有思想的生活是松散的。作家除了文學之外,還要多讀哲學,豐富思想,用思想穿透生活。除了知識累積之外,開放也是很重要的態度,作家不要禁錮自己。作家應該走出去,走向基層,把自己的思想培育成熟、新穎、深刻、獨到,讓老百姓愛看。我們寫作的人都想要突破,但是突破自己是挺難的,就像跳高一樣,到了一定的高度便很難突破,所以寫作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千里馬若想要遇伯樂,就得先走出去,F在是新媒體和數字出版時代,你不接觸網絡,別人不會知道你的好作品。作家本身應該積極配合,讓更多人接受,讓讀者來檢驗。對我們作家而言,讀者是上帝,讀者閱讀后受到感動,這是對我們最好的回饋,F在讀者的水平在提高,如果你連一般大眾都無法感動的話,更高層次的讀者就更無法感動了。

    NO.4

    創作需尋找時代精神連接點


    目前大眾對“精品化”的概念說法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精品需要經過歷史檢驗。


    首先,好作家好作品在今天而言代表的是由大眾來傳播、人民喜歡的作品。如果把好作品束之高閣,放在市場里不受認可的話,是不會產生任何效益的,F今讀者對好作品的要求很高,他們要求品味、口味的細化。作家如何站在時代的高度,找到人們今天的時代精神連接點很重要。說到這個時代精神連接點,就不能不提創造。關鍵在于,能不能找到一種新的方式,找到一個讓人們感動,讓大眾都接受的好作品誕生的方式。


    再者,我們從文化上繼承、創新,這種創新是對我們的挑戰,也是知識分子的責任。我是寫鄉村小說的,有時對鄉土思考多一點,F在農村“三化”非常嚴重,空心化、兼業化、老齡化。從事農業的,大多是婦女、留守兒童和老人,是他們的勞動維持了糧食的增長。這個現象為我們敲響了警鐘,未來誰來種地?這些農民未來怎么生存?我們的作家需要考慮這些問題。作家一定要有探索,探索中國農村的出路,回到過去,回憶過去的鄉村,但退回老路是死路一條,那么我們應該殺出一條怎樣的新生之路?在這個難題面前,作家不能停止探索,對未來鄉村要敢于探索,敢于想象。鄉村經濟滯后,但其實文化貧窮是更可怕的事。文學有變道,求新、求變,但是還有常道,在變化中找到一個恒定的核心,就是文化。文化如水,潤物無聲,撫慰人的靈魂。一步步走來,在變化中找到恒心,文化才能有靈魂。


    我常說,農民可以不管文學,但是文學永遠不能不關心農民的生存,這句話是我的心里話。作家應該有良知與責任,盡管我們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能解決農民的現實問題,但是,我們至少可以以作品的形式向社會發聲,替農民說說心里話,讓文學溫暖我們的世界,照亮辛勞孤寂的靈魂。我的初心還是書寫農民的命運,這是我永遠的理想。

    NO.5

    青年作家要保持藝術勇氣


    生活積累對于今天的作家依然重要。不僅是社會生活提供給我們加工材料和表現對象,而且因為社會生活還會源源不斷地提供生活信息和人生信念,深刻地影響我們對生活的認知和理解。這就是鍛造思想性的基礎。觀察生活不僅要觀察表象,還要與大眾做內心的交流,千萬別以為藝術高于生活又源于生活,就等于深入生活是高高在上的,那么有質感、真實、生動的細節就看不到了。其實生動的細節高高在上是得不到的,所謂站得高看得遠,是指構思和提煉時,拔高你的藝術高度,反映你生活的厚度和廣度問題,不是你深入生活中的姿態。


    80后、90后這個青年創作群體比較隨意自我,但是他們擁有藝術勇氣,敢說真話,要把這點保持住,同時讓他們樹立精益求精的意識。當代文學面臨著后繼人才不足這一事實,我們需要呵護出現的每一個文學人才,這是很珍貴的。只要有才氣和志向,我們就予以重視,讓他們得到更好的提高。


    文學需要真情,更需要夢想。文學書寫著人類對生活的夢想,表達著人們的理想。古往今來,文學是離夢想最近的藝術,實現中國夢,與中國作家追尋的文學理想相融合。青年作家要時刻想著,文學創作是離不開人的,要塑造人的形象和靈魂,因為文學的力量也在于創造新形象。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