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眾志成城抗疫情 >>戰“疫”創作 >> 戰“疫”創作 | 深夜提燈人(報告文學)
    详细内容

    戰“疫”創作 | 深夜提燈人(報告文學)

    时间:2020-03-29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河北日報

    1854年,克里米亞戰爭爆發,英國參戰官兵死亡率一度高達42%。弗洛倫斯·南丁格爾率領38名護士抵達前線后,經過認真的戰地護理,傷病員死亡率竟然降至2.2%。由于南丁格爾每個夜晚都手執風燈巡視,傷病員們親切地稱她為“提燈女神”。

    南丁格爾,由此成為人類護士的形象代表!

    在人們的印象中,護士向來是溫柔細膩的女生專利!按种Υ笕~”的男子漢們,似乎不太適宜,就好比張飛繡花。的確,這個潔白的世界里,多有紅顏,極少丁壯。

    張明軒,就是一位武漢戰疫中的男護士!來自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的“深夜提燈人”。


    張明軒在武漢戰疫一線.1.jpg

    張明軒在武漢戰疫一線


    “提燈男神”

    1991年6月,張明軒出生于石家莊市行唐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2012年從唐山職業技術學院護理專業畢業后,考入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先后在心臟外科、院前急救中心、重癥醫學科擔任護士。

    人們印象中的護士形象,大多是頭戴燕尾帽、身著白大褂的女性。據2019年9月8日《楚天都市報》的報道:武昌理工學院護理學院已有20年辦學史,入讀者曾是清一色的女生,這一兩年來,選擇讀護理的男生漸漸變多:2018年23人,2019年46人,占比約13.7%……

    的確,中國的護士群體,90%以上是女性。她們溫柔、善良、細心,天生具有一種圣潔的母愛。但在這個女性為主的世界里,男士也頂半邊天啊。況且,這個領域的某些工作,更適合男性擔當。事實上,很多環節,男性體力更好、耐力更久,尤其在輔助治療時,手法更精妙、判斷更精準。所以,在近些年的護理領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男護士,更加堅實和豐滿了這個神圣世界。

    張明軒為什么要當護士呢?也許因為家庭貧困無可選擇,也許因為無法言說的種種因緣。但無論怎樣,當他選擇護士這個專業,面對南丁格爾像宣誓之后,便這么一路走來了。經歷多次身心燃燒,他的思想愈發地變得單純、堅定,從而也更加圣潔了。

    和許許多多的男孩子一樣,張明軒心底充盈著浪漫情懷,有著多種多樣的愛好和夢想。要說,這原本就是無可厚非的,哪個年輕人不是這樣呢?

    然而,如果在這種“泛愛”的同時,再有一種專注、一種追求、一種擔承,是不是更好呢?特別是從自己的職業出發。張明軒就做到了興趣“泛愛”與職業“專愛”的完美結合。

    他已經認定,這就是他的人生,這就是他的生命,這就是他的未來。

    現在,未來已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他,就這樣心懷忐忑卻又義無反顧地走到了中國武漢抗疫最前線、最艱苦的危重癥病房!

    武漢燃起的這場意外“疫”火,使他的生命,有了一次赤紅的燃燒、錘煉和涅槃……


    生活中的張明軒是個幽默的“90后”.1.jpg

    生活中的張明軒是個幽默的“90后”

    深夜請戰

    歲月如水,波瀾不驚。

    張明軒命運的小船順水漂流,浪漫而恬淡,而這一切,很快被打破。

    2019年9月,兒子出生了。從此,時光像被按下了快進鍵,陡然提速。

    又是一年將盡,不覺已是春節。

    4個月的兒子虎頭虎腦,煞是可愛。這位新上任的爸爸,總是情不自禁地摸出手機,拍照,發朋友圈。妻子見他“得意忘形”的模樣,高興地“嗔怪”:已經是當爹的人了,還像個孩子。

    張明軒靜下心來一想,是啊,自己已經不是孩子了,是應該有所出息了。

    年關已至,新冠病毒來犯。凝眸武漢,舉世震驚!確診患者與日俱增,全國民眾心急如焚。出于職業本能,張明軒敏銳地意識到,那里肯定需要大量醫務人員。

    此時,他心中怦然震顫,自己已近而立之年。

    古人說,三十而立。立是什么?立就是獨立,就是擔當,就是不能再讓父母擔心,就是要讓領導同事放心,就是要為社會有所貢獻。對照這些,自己還不夠成熟啊。想到這里,他突然深深地自責起來,同時也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沖動:我要上前線!

    抗日戰爭時期,白求恩就在張明軒的家鄉行唐一帶的戰地醫院工作,去世后也埋葬在那里。兒時,張明軒就崇敬白求恩,學醫之后,更是景仰有加。張明軒也曾有過沖動,學習白求恩,現在,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

    于是,那幾天,他同妻子和岳父母談起疫情,或是給老家父母打電話時,總是有意談論這方面的話題。國家有難,正是有志男兒大顯身手的時候,同事們都在秘密商議著,報名去武漢……

    他不動聲色的滲透工作剛剛開始,“集結號”驟然吹響。大年初一值夜班的時候,醫院通知說,省里將組織醫療隊支援武漢,自愿報名。

    雖然已有打算,還是心里猶豫。

    妻子是一名兒科護士,即將休完產假返崗。此時如果自己離家遠行,又前途未卜,想想襁褓中的兒子,實在于心不忍。

    旋即,他又罵自己懦弱、軟蛋、膽小鬼。于是,連夜寫下了“請戰書”。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首批小分隊隊長、感染管理部副主任張征讓他與家人溝通后,再慎重考慮……

    早晨下班回家,妻子得知此事,沉默不語,眼中淚花晶瑩。

    中午,張征發來通知:下午兩點半,集結出發!

    放下電話,他默默地看看妻子。這個瘦弱的女人,淚流滿面,卻已開始為他收拾行裝……


    武漢戰疫

    大年初三凌晨4時,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抵達武漢。

    碩大的武昌火車站廣場上,空無一人,只有迎接醫療隊的公交車孤寂地趴在一旁,上面貼著一張寫有“武漢加油”字樣的白紙。

    醫療隊還未來得及休整,由國家衛健委專家親自授課的培訓便開始了。

    培訓內容除了介紹新型冠狀病毒的兇惡嘴臉和防護要訣,專家還著重宣講了醫護人員的緊急自救措施,比如防護服意外破損怎么辦,為患者穿刺時扎傷自己怎么辦等。

    張明軒邊聽邊記,卻又感覺有些滑稽:身為醫護人員,如果為患者穿刺時出現扎傷自己的腦殘級失誤,豈不讓人笑噴?還是專業護士?

    ……

    第二天早晨8時,張明軒在武漢市第七醫院危重癥病房正式上崗。病房里原有6張床位,隨即增至12張,而后15張。其中14名患者使用無創呼吸機,而且有10名需要俯臥位通氣,還有3臺血濾機24小時緊張運行……

    每位護士分管2至3名危重病人。工作強度讓人望而生畏,而困難,更是超乎想象!進入病房不久,護目鏡鏡片悄然起霧,像冬天里結霧的車玻璃,讓人兩眼朦朧。

    為患者輸液或采血穿刺,眼睛看不清楚,用手觸摸又沒有感覺,而患者重度昏迷,也不可能配合。張明軒摸摸索索,試試探探,正要進針,不放心,再次用手探摸,進針位置竟然是自己的左手。

    天啊,他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培訓課上專家所言,絕非玩笑!

    萬般無奈之際,他發現護目鏡鏡片上的水珠,正亮晶晶地映射著燈光。水珠不是會產生凸透鏡的效果嗎?把目光集中到一個較大的水珠上,說不定還能把聚焦點放大,看得更清楚呢。

    他立即俯身。然而,水珠太小了,光線散射,眼前只是麻麻亂亂的一團。身體前傾,護目鏡幾乎貼在了患者的手腕上。

    此時,一個芝麻粒兒大小的暗青色斑點,映現在了水珠上。他屏氣凝神,小心試探,慢慢進針……

    奇跡出現了,他竟然一次性穿刺成功!


    懷抱紀念證書的張明軒 本版圖片由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提供.1.jpg

    懷抱紀念證書的張明軒 

    圖片由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提供


    腦袋“消毒”

    夜晚下班后回到駐地,張明軒想想白天的操作,不禁后怕。

    患者眾多,每天輸液、抽血、抽血氣,一遍遍穿刺,不會總是那樣幸運吧?

    他立即用手機上網,搜索護目鏡防霧辦法。佩戴護目鏡之前,在鏡片內側涂抹皂液,簡便可行。第二天進行實驗,效果差強人意。

    后來他又試用沐浴液、洗發水、洗手液,都不理想。這時,他忽然想到了剃須泡沫,隨后如法炮制,效果明顯?墒,三兩個小時之后,熱汗蒸騰,仍然失效。

    年輕人總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呢。護目鏡鏡片再次結霧后,他把腦袋伸到紫外線消毒機的風口下,模擬冬季汽車玻璃除霧法。

    竟然奇效!真是一個出乎意料的驚喜。

    從此以后,病房里經常會看到這樣怪異的場面:醫護人員伸著腦袋,在消毒機前“消毒”。您休要笑話,這不是在消毒,而是在除霧!

    患者使用無創呼吸機,肺部插管后痰液和其他分泌物增多,會引發嗆咳,產生大量的氣溶膠和飛沫,從而導致病毒擴散。必須定時為患者吸痰,吸痰后要對痰液進行采樣,留置標本。

    呼吸機與吸痰器是通過軟管相連的密閉系統,所以痰液采樣時,必須將吸痰管斷開,不僅操作程序煩瑣,而且還會致使氣溶膠溢出,病毒擴散風險大大增加。

    能不能使吸痰器與痰液標本留置裝置直接密閉連接呢?

    這,無疑是醫護人員亟待解決卻又難以攻破的一道頑固壁壘!

    張明軒細細觀察,暗自琢磨。注射器、輸液器、留置針、醫用膠帶、一次性醫用導管等常用器材,他逐一研究,但無一可用。最終,他意外地發現了醫用玻璃接頭和負壓吸引軟管。

    對吸痰器和標本留置裝置進行簡單改裝,然后用玻璃接頭和負壓吸引軟管進行密閉連接。經過反復試驗、改進,竟然有效攻克了這一難題。

    同事和科室領導見狀,大加贊賞,認為這項技術完全可以申請實用新型技術專利。

    張明軒淡淡一笑,隨即將成果在微信群里公開。

    而后,這項技術從武漢市第七醫院出發,飛遍了武漢市全部的危重癥病房。

    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它的發明人竟然是一位“提燈男神”。

    密碼公開了,“專利”失效了,但整個前線重癥醫療的質量,明顯提高了……


    感謝紙尿褲

    重癥病室護理實施6小時工作制,即每天輪崗6個小時,但實際時間,遠遠不止。

    新冠病毒傳播,多以氣溶膠為載體,懸浮空中,無聲無息、無影無蹤、無孔不入。因此,上崗前后的防護,異常關鍵,項目繁多。比如,他們最重要的鎧甲——全套防護裝備,包括兩層醫用口罩、醫用防護帽、護目鏡、兩層橡膠手套、連體防護服、高腰鞋套等。僅僅穿戴,就需要十分鐘。

    俗語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在這里,可以說,穿衣容易脫衣難!

    由于沉浸危重癥病房6個小時,渾身沾滿億萬病毒。出來之后,必須進行最嚴格消毒,而且脫下防護裝備耗時冗長、程序煩瑣——

    首先,個人防護裝備外層有肉眼可見污染物時,要進行擦拭消毒,其次消毒外層手套,然后依次脫下高腰鞋套,消毒外層手套;摘防護面罩、護目鏡,消毒外層手套;解開防護服粘膠,消毒外層手套;脫外層手套,消毒內層手套;脫防護服,消毒內層手套;脫內層手套,手消毒,更換新的內層手套;摘醫用防護口罩和一次性工作帽,消毒內層手套;消毒并更換工作鞋,消毒內層手套;脫內層手套,手消毒;脫工作服,洗手,手消毒……

    最后,依次進入三個沐浴間,分別洗消。

    整個卸裝過程,至少需要50分鐘。

    這是煩瑣嗎?這是浪費嗎?這是形式主義嗎?

    不是,絕對不是!

    這是人類現代醫學科技最簡化、最有效、最精準、最省時的消毒程序。只有這樣,才能保證醫護人員的相對安全。

    正是因為進入危重癥病房如此艱難,更重要的是,防護服只能一次性使用且價值不菲,所以醫護人員一旦進入病房,必須完工,才能撤離。

    現在,問題出來了:在病房期間的排泄問題,如何解決呢?這可是一個讓人頭疼的難題啊。于是,紙尿褲隆重出場了!

    紙尿褲,最早起源于20世紀80年代的航天領域,目的是解決航天員尿急問題,后來引入現實生活。但,后來大多作為嬰兒專用。

    張明軒過去負責的重癥護理,大多是常規環境。雖然某些危重病人大小便失禁,需要使用,卻也常有家屬幫助。但今天,把紙尿褲與自己聯系起來,真是炸裂三觀。

    29歲,身體健壯,一個生猛的大男人啊。

    隊長張征勸他,若不穿紙尿褲,至少要連續禁水絕食18個小時,對脾胃有損。即使不吃不喝,如果鬧肚子呢?你還是穿上吧,有備無患,免得尷尬啊。

    張明軒仍是猶猶豫豫,給妻子發微信,征求意見。妻子也是一位重癥護理護士,雖然也沒有類似經驗,但經過綜合考慮后,還是做出慎重決定——“穿。。。。!”

    妻子回復內容的字數,只有一個,而感嘆號,卻多達六枚,像六個小辣椒,像六根大鋼釘。

    就這樣,他紅著臉,平生第一次穿上了紙尿褲。

    由于心理和身體壓力巨大,特別是生活節奏變化劇烈,生物鐘還是出現了錯亂。

    開始,他嚴格遵守規定,提前禁水禁食。果然,一連幾天,沒有尿意。紙尿褲沒有派上用場,白白受了委屈。

    但幾天過后,內分泌波段出現起伏,時時有尿意。張征勸他,既然穿著紙尿褲,那就用一用嘛,不要憋壞了身體。

    嬰幼兒無知無識,可以隨時解決?墒,成年人站在人前,怎么能尿出來呢?

    那一次,實在受不住,卻又尿不出。怎么辦呢?他走到墻角,閉上眼,經過兩分鐘醞釀,終于大河奔流。

    這是他記憶中,第一次“尿褲子”。張明軒說,他可以跟子孫輩們流著淚笑談一輩子了:必須感謝紙尿褲!


    與死神拔河

    對于醫學護理的重要性,我們多數人或許只是一知半解。

    隨著醫學科學的發展,現代護理更科學、更專業、更精準,能夠極大地降低重癥患者死亡率。具體數字,“度娘”不知。詢問一位醫學界資深專家,他鑿鑿斷言,當在25%以上。

    我們只需看一看張明軒所在危重癥病房的護理場景,便可管窺全貌。

    所謂重癥患者,即病;颊,多數處于重度昏迷狀態,長時間同一姿勢臥床,極易引發血流不暢和壓瘡,因此必須定時為其翻身。由于患者身上裝有氧氣管、吸痰管、鼻飼管、輸液管、導尿管、生命體征監測儀線路等管線,為其翻身前后必須妥善整理,仔細檢查,確保正常。接著要為患者拍背,以防引發墜積性肺炎而導致病情惡化,同時還要進行吸痰……所以,為患者翻身護理,必須多人通力協作。

    張明軒與同事為15名患者翻一次身,需要一個多小時。而每隔兩個小時,就要重復一遍。間隔期間,不僅要為患者測量體溫、脈搏、血壓,而且還要清理排便、擦洗身體等。他們時時刻刻的努力,都是在與死神拔河!

    張明軒負責危重癥病房20號和31號兩個床位。危重癥病房,仿佛一個流轉臺。全市十數家醫院輕癥病房的患者,如果病情惡化,便進入危重癥病房。經過精心診治和悉心護理,若是好轉且穩定,便轉回輕癥病房,走向康復。

    可想而知,凡進入此間的危重癥患者,大多昏迷不醒,大約半數兇多吉少。

    面對這些患者,他需要拿出全部的熱心、耐心和精心,去撫慰他們,去融化他們,去感染他們,去拯救他們。引領他們睜開眼,張開口,去吃飯,去微笑,去說話,哪怕去生氣,去罵人……

    病房里來了一位中年大叔,姓楊,是一位火車司機。雖然不能言語,卻是本病房唯一有意識的患者。張明軒每每見他嘴唇翕動,卻又難言,唯兩眼淚光,閃閃爍爍,充滿著對生命的向往。因此,張明軒總是邊護理邊鼓勵,還不時地向他報告日漸向好的各項指標。

    還有一位伯伯,重度昏迷,似乎無知無覺。但是,張明軒還是不停地寬慰,仿佛他能夠聽到一樣。而且,他還會輕輕地握住伯伯的手,捏一捏。那一天,伯伯的手終于有了動感,若有似無地勾了一下他的手指。張明軒堅信,這就是伯伯給予他的回應。

    一位阿姨,初來病房的時候,沒有知覺。但張明軒每天堅持與她“話療”。幾天以后,阿姨眼角淌下了淚滴,甚至還眨動一下眼皮。

    ……

    重癥患者的病情陸陸續續好轉,從而轉入輕癥病房,再而走向新生。

    2020年3月14日14時46分,張明軒送走了最后一名患者。截至此時,他已在危重癥病房工作48天,共護理重癥患者80余人次,時間長達200多個小時。

    最讓人驚奇的是結果:零差錯、零搶救、零死亡!


    對話省委書記

    在河北支援湖北醫療隊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首批小分隊中,張明軒年齡最小。

    赴鄂之初,隊長張征與大家相約:共同照顧這位小弟弟。但誰也沒有想到,僅僅一天之后,這種照顧與被照顧關系竟然顛倒過來,大家反而成了他的照顧對象。

    抵達武漢的第一天,經過長途跋涉和緊張培訓,大家都已疲憊不堪?墒,剛剛就寢,卻突然接到去火車站領取醫療物資的通知。張明軒翻身起床,沖到樓下。張征愛惜地說,你明天一早上崗,就別去搬運物資了。

    “放心吧,我能行!”

    連日來,張明軒似乎不知疲倦,不僅病房里的工作井井有條,時有創新,而且業余時間還主動擔任起了醫療隊的后勤保障員。交班之后,接連到機場、車站搬運醫療物資。

    和所有年輕人一樣,張明軒也喜歡電子產品和網絡,能夠熟練使用多款軟件和系統。拍視頻、拍照片、視頻剪輯、制作音樂相冊等,樣樣在行。業余時間里,他為同事制作小視頻和留念影集,活躍枯燥的生活氣氛,緩解緊張的工作壓力。

    他還主動承擔起了對“后方”的請示、匯報,以及與兄弟醫療隊的協作溝通等任務,而且還是醫療隊的“新聞發言人”和戰地宣傳員呢。這期間,他先后寫作20余篇稿件,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湖北衛視、河北衛視、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等媒體播出。

    2月上旬,湖北省副省長前來慰問。醫療隊領導和同事推薦他代表一線護理人員介紹情況。第一次出席高規格場合,他雖然很緊張,卻也算圓滿。

    2月底,河北省委書記與支援湖北醫療隊視頻連線。這一次,他再次出場,顯得沉穩了許多,談起工作來有條有理,說到生活亦莊亦諧。

    ……

    3月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授予張明軒“全國衛生健康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個人”稱號。

    3月10日,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黨委宣布任命:張明軒同志擬任院前急救中心護士長。

    同事們紛紛蹺起大拇指:提燈男神,真帥!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