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眾志成城抗疫情 >>戰“疫”創作 >> 戰“疫”創作 | 《光明日報》刊發李春雷報告文學《哭笑天使》
    详细内容

    戰“疫”創作 | 《光明日報》刊發李春雷報告文學《哭笑天使》

    时间:2020-04-10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光明日報》



    gmrb2020040812_b.jpg

    《光明日報》( 2020年04月08日 12版)


    青萍之末

      風,起于青萍之末。

      武漢的呼吸道流行病風潮,總是從每年10月底開始,到次年4月謝幕,春節前后是高點。但是2019年,有些奇怪:整個11月,冷冷清清,直到12月中旬,才進入熙熙攘攘。

      作為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主任,張繼先心底納悶呢。暖冬?還是別的原因?

      12月26日下午4時左右,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因呼吸困難,住院治療。拍片后,主管醫生看到肺部造影呈磨玻璃狀,便來會診。張繼先仔細端詳后,也感覺特殊,卻沒有格外驚奇,因為呼吸道疾病有幾百種,呈現不同,或有變異。她囑咐,進一步觀察。

      最早的警覺,來自第二天。

      27日上午,在本院神經內科住院治療的一位老先生,CT檢查時,發現肺部異常。神經內科主任便讓主管醫生攜帶資料,去詢問張繼先。張繼先一怔,竟然與那位老太太癥狀類似?她思考片刻,便提議將老先生轉入呼吸科治療。當天中午,老先生辦理轉院手續時,明確要求與那位老太太住同一病房。原來,他們是夫妻!猛然,張繼先意識到了什么。

      幫助辦理轉院手續的小伙子,是老兩口的兒子。張繼先提出,請小伙子也拍一下胸片。小伙子一聽,氣得爆炸,我年紀輕輕,健健壯壯,只是來陪床,又不是病人。張繼先委婉地解釋。但小伙子挺有個性,就是不聽,責怪張繼先多事,甚至懷疑遇到不良醫生,借機揩油賺錢。張繼先告訴他,小伙子,請不要多想,我是醫生,只是想讓你查一下。至于費用,如果你不能支付,我可以幫你負擔。

      疑疑惑惑中,小伙子進行了例行檢查。

      拿到片子時,張繼先倒吸一口涼氣:一家三口,癥狀相似!

      她馬上對三人進行隔離治療,并吩咐醫護人員接觸病人時,務必戴上口罩。同時,報告業務副院長。

      28日和29日,張繼先所在呼吸科又連續收治4個病人,肺部造影與前者一家三口類似。她詳細詢問,進行流行病學調查。這4人竟然來自同一區域,且相互認識。

      29日下午2點,在張繼先的建議下,本院業務副院長召集開會,決定上報疫情。

      下午4時,市疾控中心和相關專家到來,轉診病人。

      30日,武漢市疾控中心和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幾乎同時做出初步檢測結果:一種疑似新型冠狀病毒!

      31日,國家專家組蒞臨武漢。

      幾天后,這種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被正式確定為一種人類新型傳染病——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

      警報,正式拉響!

    《一線》(連環畫) 陳樹中


    繼先姐

      張繼先,瘦瘦小小、文文弱弱,身高只有1.55米,體重呢,不足45公斤。

      這個嬌小的南方女子,1966年生于黃岡市黃州區,1985年考入武漢大學醫學院,畢業后入職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專注于呼吸道疾病診治,漸成專家。

      2003年非典期間,她作為江漢區疫情防控專家組成員,參加防控和排查工作,榮立三等功。非典之后,她來到北京朝陽醫院呼吸科,深度學習。2006年,張繼先擔任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副主任。2011年,升任主任。

      正是有了這些豐富經歷,她才對傳染病疫情格外敏感。

      全科33個醫護人員,大部分是女性,她年齡最大。公開場合,大家稱她主任,私下里,她的名字是“大姐”。

      是的,這些女醫護人員,在各自的生活中,是公主,是天使,是優雅,是白領麗人。平時,她們也慵懶、也自私、也嫉妒、也說閑話甚至傳閑話。但誰能擋住她們甜蜜般的幸福和鮮花般的微笑呢,誰讓她們是大武漢的小女人呢。

      但,這只是歲月靜好時的常態啊。

    繼先兄

      病人轉診了,張繼先的心底,卻已風起云涌。

      她所在的醫院,并沒有傳染病業務,更沒有相關防護設備。于是,她馬上網購30套防護衣,并利用屏風,開辟一個簡易的9人隔離室。

      31日,隔離室建成,30套隔離衣也到來了。

      元旦之后,形勢大變,病人越來越多。

      不能不說,疫情暴發初期,由于各方應對倉促,社會上形成了一些慌亂。最緊要的是各家醫院缺少病床,無法收治病人。不少病人奔波在各大醫院,氣喘吁吁,形成流動傳染源。

      1月13日,醫院決定將住院部一樓改造成隔離病區。1月30日,醫院被列為新冠病毒治療定點醫院。施工隊連夜施工,開辟出18個病區,600多張病床。

      突然之間,張繼先變成了全院近千名醫護人員的老師。她不僅需要負責危重癥病人治療,還要負責培訓全院醫生,用最快速度,讓他們從外科、婦科、兒科、五官科等專業醫生變成傳染病科醫生。

      大課教,小班教,當面教,微信教,白天教,晚上教。時間緊急,沒有客氣。一時間,哪還是南方女子,必須是黑臉包公。

      有些男醫生,與她并不熟悉,但看著她的嚴厲、她的干脆、她的風風火火,便尊稱她為“繼先兄”。

    摸著石頭過河

      魔鬼來了,無影無形,無聲無息,無色無味。它的腥爪,試圖撫摸人們的鼻子、眼瞼、嘴唇,并覬覦人們的肺葉。

      全新敵人,全在暗處,全無經驗,如何治療?

      張繼先和大家一起,按照國家專家組審定的相關診治方案,加上自己的經驗,試探用藥,摸索前行。

      一個孕婦感染新冠病毒,前來住院,入院后便是臨產期。沒辦法,只得在這里接生。孕婦太害怕了,既擔心自己生命危險,又愧疚傳染貽害孩子,整天以淚洗面。

      某患者,腎移植已經7年,又染此病,且是重癥,岌岌可危。但他經濟實力雄厚,擁有自己信任的醫生,基本不相信張繼先的治療方案,每每質疑。張繼先一方面按自己方案施治,一方面還要與對方背后的專家角逐。

      還有一個重癥病人,入院時高燒39.8度,呼吸衰竭。他自覺不治,情緒低落,甚至斷斷續續地交代遺言。

      張繼先像救火隊員一樣,不僅要對160位危重病人時時看護診斷,還要兼顧幾百個普通病人。此中苦累,實難想象。

      這樣說吧,僅脫下防護服,就需半個多小時。27個步驟,需要12次消毒雙手,需要在三個淋浴間洗消。為了減少上廁所次數,她平時只吃熱干面之類的快餐,加一個雞蛋,不喝水,不吃水果。防護服不透氣,幾個小時下來,身上全部濕透。N95口罩貼合緊密,鼻梁和眼下,生出一片片壓瘡。

      每次從病房出來,渾身癱軟,筋疲力盡。

      極度痛苦中,也在極度苦惱。她在苦苦地思索著、試探著,如何用中醫湯藥進行輔助治療,使中西藥聯合發力。


    不是愛哭泣

      偶爾像男人,畢竟是女士。

      于是,哭,便成為她常常的業余生活。

      開始階段,病床根本不夠用?粗鵁o奈的病人,她急得直哭。

      病區開辟后,住滿病人。但如何對癥治療啊,又全無經驗。有些病人,竭盡全力,還是去世了。她感到無能為力,忍不住痛哭。

      有些病人,拒不配合治療,她背過身去,哭。

      自己太累了,癱在地上,哭。

      科里有兩個女護士,剛剛休完產假,孩子還小,不得不突然斷奶,告別孩子。兩位年輕的母親,漲奶疼痛時哭,思念孩子時哭,與孩子視頻時,那邊孩子哭,這邊大人哭。每每這時候,張繼先也陪著流淚……

      只是,哭,并不是動搖啊,只是情緒釋放。但是,偶爾,也有人在哭泣中,情緒搖晃。

      是的,她們畢竟是血肉之軀,是平常人,面對死亡,面對危險,也恐懼,也動搖,也埋怨,甚至聲言辭職。

      這時候,溫柔的繼先姐,馬上就會變臉:“以前我們是‘白衣天使’,現在我們是‘白衣戰士’。我們這是在戰場上,只能進,不能退,倒也要倒在病房里!”

      大家瞪大眼,看著她,熟悉又陌生。

      她哭完,抹抹淚,開始穿防護服。穿上防護服的張繼先,沒有女兒態,儼然大將軍。


    春天的號啕

      每次進入病房時,她都要在防護衣的胸前背后,各畫上一個笑臉。遠遠地看去,是兩張笑臉在晃動。

      笑臉的晃動中,形勢漸漸轉變。

      那個孕婦,住院十幾天之后,身體恢復正常。更讓人驚奇的是,她的孩子也一切正常,絲毫沒有受到傳染。

      那個固執的患者,在與張繼先摩擦一周之后,聽信她了,變成了一個乖乖的孩子。20多天后,病情徹底好轉。

      還有那位重癥病人,挺過十幾天的危險期后,也進入安全地帶。他千恩萬謝,安排家人捐獻呼吸機、口罩、防護服。

      2月下旬,病人數量終于呈下滑態勢。3月初,開始出現床等人現象。3月上旬,院內各個病區陸續撤離。3月14日,全院恢復正常醫療秩序。截至此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總共收治病人1100多人。

      這期間,張繼先被強制安排撤離戰場,居家休息。這時候的她,終于欣慰地笑了。她的笑,輝映著江城盛開的百花。

      更讓她欣慰的是,和她一起并肩戰斗的戰友們,沒有一人感染。

      看著窗外春天的繁華,看著醫院門庭的冷落,想著三個多月來的一切,她再一次淚流滂沱。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幸福的號啕!

     。ㄗ髡撸豪畲豪,系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河北省作協副主席)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