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眾志成城抗疫情 >>戰“疫”創作 >> 戰“疫”創作 | 《河北日報》刊發李春雷報告文學《永遠是戰士》
    详细内容

    戰“疫”創作 | 《河北日報》刊發李春雷報告文學《永遠是戰士》

    时间:2020-04-11     作者:李春雷【转载】   来自:河北日報

    0b8b7cc0-9271-4f9e-95df-10f659d93696.jpg

    2020年4月10日《河北日報》



    2020年1月23日,農歷大年二十九,深夜。

    岳金棟回到家,臉色陰郁,默默無語。

    妻子問他身體不舒服嗎?

    他搖搖頭。

    而后,倒頭便睡。

    原來,疫情當頭,國家電網河北省廣平縣供電公司緊急成立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在物色主任人選。他原想,這個位置非自己莫屬,但公司卻繞過自己,計劃讓其他人擔任。剛才,他主動上門去找公司經理,又被婉言謝絕。

    自己雖然57歲,但畢竟還沒有退休,還是公司辦公室主任啊。況且,自己是軍人出身,身體健壯,多年來很少生病住院。

    第二天早晨,岳金棟再次找到經理辦公室,把一封手寫的請戰書,拍在經理的桌上……


    岳金棟在扶貧攻堅現場.jpg

    岳金棟在扶貧攻堅現場


    我本戰士

    岳金棟,1963年生于廣平縣平固店鎮西丁莊村,兄妹7人,家境貧寒。

    1980年,他高中畢業后參軍入伍,在張家口工程兵某部服役。

    他,的確是一個好兵。軍事訓練,樣樣拔尖;政治學習,門門優秀。他是工程兵,鑿隧道、架橋梁、修公路,全都頂呱呱。

    從戰士到班長、排長,再到連指導員。由于工作出色,他被提拔為副營職干部。100多名戰士,在他的帶領下,成為赫赫有名的“尖刀連”。

    那時,他心底曾渴望有朝一日親赴戰場,去實現自己的“將軍夢”?珊推綍r期,哪里有戰爭呢?戰爭是什么?是流血、是傷亡,是經濟停頓,是妻離子散。他寧肯馬放南山,不要刀槍出鞘。

    1997年,他懷著復雜的心態,轉業回鄉,被分配到廣平縣供電公司。此時,他早已成家,妻子在本地工作,溫柔賢淑,女兒乖巧可愛。一家人,團團圓圓,安安寧寧。

    歲月靜好,這才是普通百姓的幸福生活,也是現代軍人的真正夢想啊。

    轉業第二年,岳金棟擔任廣平縣供電公司下屬物資公司的經理。

    這是一家虧損企業。他用部隊的作風,抓思想、抓隊伍、抓管理、抓經營,很快便扭虧為贏。

    2002年,他擔任廣平縣供電公司辦公室主任。這個崗位負責全系統運轉,資源更多,但他仍然保持著在部隊形成的良好習慣和作風,不抽煙,極少飲酒,工作向前沖,利益往后退。公司建家屬樓,他負責分房,本來有資格、有條件為自己挑選一套好樓層和好戶型?墒,他竟然主動選擇了一套位于頂層五樓的小戶型。面對別人的質疑,他笑著說:自己軍人出身,喜歡鍛煉,爬樓梯可以強身健體。

    大家談起他,都說,老岳啊,是個一頂十的好人!

    這個好人,在辦公室主任的崗位上任勞任怨,一干就是17年。如果說他沒有追求、沒有夢想,那是假話,但在崗位上兢兢業業,成為他的職業操守和責任。

    不知不覺,他已經57歲了。他盤算著,年后就寫申請,把位置讓給年輕人,自己應該設計一下退休生活嘍。

    正在這時,疫情驟至!

    1月22日,全縣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部署動員會。次日,武漢市關閉離漢所有通道。

    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疫,打響了!


    戰士岳金棟.jpg

    戰士岳金棟

    請戰書

    這是廣平縣供電公司第一份請戰書。

    公司領導看岳金棟態度堅決,便馬上重新安排他出任“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全縣整個電力系統,即刻進入戰時狀態!

    他又執筆,代表公司寫出全縣第一份請戰書,向縣委、縣政府呈交。

    整個廣平縣城,抗擊疫情節奏驟然提速!

    當務之急是購買急需的防疫物資?僧敃r,物資奇缺,整座縣城酒精、消毒液、口罩和手套等全部脫銷。怎么辦?岳金棟通過各種關系,苦口婆心、不厭其煩地四處求購,每天都要打出二三百個電話。防疫物資如涓涓細流,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疫情如火,老百姓必須宅居在家,而電力部門的員工卻恰好相反。正是春節期間,天寒地凍,加上2020年因為環保工作的硬性要求,春節期間用電量大,故障頻頻,電力職工需要時時巡檢遍布全縣各個村落的供電設施。于是,岳金棟起草制訂了一系列電力系統疫情防護細則,通知到各科室、各基層站所,分包到組,落實到人……

    更主要的是,除了本公司員工家屬2183人,廣平縣指揮部還將另外4個無物業管理小區的328家住戶,劃歸他們負責。而且,上級要求,必須以最快速度摸排到戶,掌握每個人近期的出行軌跡和身體狀況。


    冬與夏

    軍人出身,對“戰爭”有著特殊敏感。

    岳金棟情急之下,智慧爆炸。最快時間內,他組織公司相關人員成立了疫情聯防聯控專班工作組;建立了涉武、發熱、直接和間接接觸者等分門別類的管理臺賬;建立了無物業管理小區的值守、消殺、登記、檢測等制度,并組織業主組建臨時物業管理委員會;建立了對涉武人員定點醫學觀察和居家隔離的“雙五包”管理排查機制……

    這一系列給力措施,連創廣平全縣五個第一!

    主管疫情防控工作的廣平縣副縣長興奮地說,這五個創舉,簡直是及時雨,為全縣提供了樣板。

    ……

    規劃容易落實難!

    每家每戶,都要敲門見面,詳細登記。因為小區無物業,都是陌生人,很多住戶并不配合,多次敲門,就是不應。還有人冷言冷語,故意東拉西扯,錯報電話號碼,導致無法追蹤聯系。于是,岳金棟不得不詳細詢問,當面驗證。

    必須嚴格門禁制度,可總有人無視門衛,不登記、硬闖關。于是,他每天戴著白口罩和紅袖章,親自帶隊值守或巡查。那種神情,仿佛當年的岳指導員在軍營查崗。

    公司有一個職工,剛剛從武漢周邊城市出差歸來。按規定,必須居家隔離?梢患依闲〉纳罟⿷趺崔k?“我負責!痹澜饤澩ι矶。他囑咐妻子買來水果蔬菜肉蛋,一次次送去。每天,還要打兩次電話,叮囑不要出門、注意室內鍛煉。

    防疫物品消耗太大,時時短缺。只能通過各路關系,小批量購買。廣平縣城交通管制,對方只能用自行車、小推車、三輪車送貨,而且不能進入單位大門。岳金棟只能自己搬運,肩扛手提,上樓下樓,氣喘吁吁,汗流浹背。

    每天每夜,他都急百姓所急,想百姓所需,雪中送炭,心急如焚。

    北方的冬天,冰天雪地,可對岳金棟來說,防疫期間,每一個日子,都如赤日炎炎。


    在抗疫工作中的岳金棟.jpg

    在抗疫工作中的岳金棟


    尖刀連

    岳金棟的“五個創舉”,大大推動了廣平全縣防疫工作。

    全縣以最快速度摸排出532名涉武、發熱、直接和間接接觸者,其中258名重點人員,必須實施隔離。

    可隔離區在哪里?

    廣平縣城北郊有一家廢棄多年的食品加工廠,平時人跡罕至,是作為隔離區的最佳選擇。但其供電和取暖設施全部損壞,若重新鋪設安裝,工程浩大。

    1月30日傍晚,廣平縣政府向供電公司下達命令:明天下午4時前正常供電!岳金棟沒有講任何條件,當即調兵遣將,帶領營銷、運維等部門人員趕赴現場,同時協調相關部門準備物料,連夜施工。

    那是一個怎樣火熱的夜晚!

    岳金棟帶領一支100多人的施工隊伍,恰似一隊工程兵,恰似一個尖刀連。他們面戴口罩,在野外零下十多度的低溫中,栽線桿、安裝變壓器、鋪設高低壓線路、開墻、打洞、安裝照明設備……

    一根根線桿豎起來了,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旋即又挺起腰身,直插天空,像一根根金箍棒;變壓器站起來了,敦敦實實,仿佛一位威風凜凜的將軍;一盤盤電線,睡眼惺忪,極不情愿地進入建筑物,而后變成它們體內的一束束敏感的神經;一座廢棄的工廠,正在快速地變成一座光明之城!

    有一個工人干得性起,摘下口罩。岳金棟立即走過去,喝令趕快戴上。工人委屈地哭喪著臉。人們汗流浹背地忙碌著,一個個口干舌燥。他趕緊打電話給值班人員,飛速運來礦泉水。

    第二天上午11時20分,送電成功,比時限要求整整提前5個小時!

    直到此時,岳金棟才想到,自己已經一天都沒吃一口東西了。這時,肚子“咕嚕咕!焙鸾衅饋。他拿起一瓶礦泉水,直接灌下去……

    一場漂亮的攻堅戰!儼然當年軍隊的尖刀連!


    少年狂

    其實,岳金棟的辦公室距離自己的家,只有50多米,步行只需三兩分鐘。

    但是,這些日子里,他很少回家吃飯,常常夜不歸宿。

    因為他太忙碌了,手機時時響鈴,每每大聲說話,深夜常常加班,實在是影響家人休息。

    于是,辦公室便成了他臨時的家。

    辦公室里沒有床鋪,只有一張沙發,還有永遠干不完的工作。接電話、發通知、寫匯報,做統計、搞調度、購物資,忽而著急,忽而鎮靜,忽而大笑,忽而暴怒。餓了,就和大家一起吃盒飯;困了,就在沙發上睡一覺。忽有電話響鈴,馬上魚躍跳起,如有軍情似火。

    和同志們一起生活、一起戰斗,似乎又回到了當年部隊的青春歲月?v然苦累,但萬般酣暢淋漓。

    他,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如此亢奮了,宛如一位少年郎。然而,他畢竟已經是57歲的準老年人了啊。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那是有人在水深火熱、暗黑恐怖里,用熱血和生命,為我們蕩滌陰霾、驅散疫疾,撐起一方晴空。


    寫在藍天上的笑

    2月4日深夜,岳金棟終于忙完當日工作。第二天,公司要召開“疫情防控再動員再部署”會議。他又連夜起草方案,直到凌晨5時。而后,倒頭便在辦公室沙發上睡著了。

    2月5日上午,是例行的小區入戶摸排。岳金棟臉色蠟黃,不時地揉肚子。

    “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有人問他。

    “哦,肚子有些脹痛!彼麤]有太在意。

    中午,腹痛更加厲害,直冒冷汗,但他還是堅守在辦公室。防疫物資消耗太大,總是緊缺,他每天仍要打出上百個電話,找關系、說好話,頻頻催促,像是戰場上催要彈藥糧草。小批量物資陸續到來。他常常拿起手機,看一看,興奮地喊道:“口罩到了!”“消毒液到了!”“酒精到了!”一邊喊,一邊興奮地飛跑下樓,到大門口迎接、搬運。

    16時30分,正在辦公室整理防護物資的岳金棟,突然暈倒!火速送醫院搶救,確診為急性重癥胰腺炎!

    醫生說,主要是精神壓力巨大、身體透支、飲食不規律所致。

    2月8日上午8時57分,岳金棟停止呼吸。

    一切,猶如戰場。

    ……

    春天悄然到來,疫情全面退卻。4月8日,武漢正式解禁。

    一切,都在按照大自然的節奏,正常運轉。街市上,依舊是忙碌的身影。田野里,早已鋪滿了青青翠翠,繁花似錦。太陽冉冉升起,月亮悄然西移,地球在安詳地微笑。

    天行健,九州安!

    安寧的藍天上,寫滿岳金棟那疲憊又欣慰的笑容……

    本版圖片均由趙鳳山提供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