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
  • 首页 >> 專題創作 >>疫情下作家思想錄 >> 疫情下作家思想錄 | 黃軍峰:疫后,新秩序下的文學思考
    详细内容

    疫情下作家思想錄 | 黃軍峰:疫后,新秩序下的文學思考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全國人民特別是廣大醫務工作者,萬眾一心,迎難而上,展開了一場全民抗疫阻擊戰。

      經過數十天艱苦拼搏,中國本土疫情傳播基本被阻斷,取得階段性勝利?挂吖ぷ髦匦霓D為外防輸入,同時內防擴散不放松。

      雖然現在全球感染人數已經突破百余萬,整個世界抗疫形勢不容樂觀,但相信最后勝利一定屬于人類。

      此次疫情來勢洶洶,已經演變成了全球性災難,衍生出許多世界性難題。作家怎樣更全面深刻地認識此次疫情,認識疫情中折射出來的經濟、政治、社會、思想、文化、倫理、心理等方面問題,認識人類與自然友好相處的重要性,認識文學在面對世界性災難時應有的職責與擔當,是擺在每個作家面前的一張重要問卷。

      抗擊疫情,河北青年作家始終與全國人民在一起。他們以自己真誠的文字為一線勇士吶喊壯行,為普通民眾鼓勁加油。新的階段,河北青年作家一如既往關注抗疫前線,同時他們也不斷拓寬視野,積極開動大腦,展開疫情下的深入思考。河北文學院公眾號特開辟"疫情下作家思想錄"專欄,提供平臺,分享作家們的思考成果。



    作者簡介

    黃軍峰,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報告文學學會會員,河北省作家協會報告文學藝委會秘書長,魯迅文學院第三十三屆高研班學員,河北文學院第十二、十三、十四屆合同制作家。至今已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文藝報》《長城》《山東文學》《星火中短篇小說》《名家名作》《中國報告文學》等各級期刊發表小說、散文、報告文學、評論等近百萬字,著有長篇紀實文學《天地耕耘——河北美麗鄉村建設紀實》《暴洪來襲——河北井陘719抗洪重建紀事》《善哉雄安》等,有作品入選國家、省重點扶持項目。

    疫后,新秩序下的文學思考




      如果用文學語言形容“春天”,美妙的詞匯幾乎可以鋪滿半頁紙張,欣欣向榮,桃李爭妍,百花齊放,綠肥紅瘦……庚子年的春是個例外。一場裹挾著疫情威脅的春天,開始是一座城市,接著是一個國家,再后來是整個世界。于是,所有美好的形容詞便進入病態,盡管有堅強、有團結、有力量,有信心、有希望,但災難之于每個人的內心,更多的卻是傷痛和無奈。

      毋庸置疑,疫情的破壞力是巨大的,它打斷了人們所謂亙古不變的習慣、習俗,擊垮了人們具有長期穩定性的生活生產秩序,社會生產能力驟降,短期內造成了物價上漲和失業率上升,餐飲、旅游、消費、交通、教育等幾乎每個行業都受到巨大沖擊,民企、小微企業、農民工等處于前所未有的緊迫時期。外在因素的影響正在迫使我們改變固有的經濟秩序,改變生活的方式和慣性思維。尤其是,疫情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更需要我們有一個明晰的判斷,需要我們不僅僅要有直面它的勇氣,更需要有認知它的能力,與之共處的勇氣。

      馬克思曾經說過: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詮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于是,在危機來臨之后,我們開始思考和強調人的作用,重新審視人的主觀努力,強化自身能力,而非環境的約束和順從。在一個持續變化的環境里,沒有人可以預測并藉由預測作出選擇,這種情況下,就需要掌握持續而靈動的適應能力。誠如卡爾·馮·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中提到的那樣:“戰爭中充滿不確定性,戰爭中四分之三的行動都或多或少處在不確定的迷霧之中!痹谒磥,審慎的戰爭策略就是要針對敵軍狀況,不斷變化做出調整,從而提高成功的概率。

      從經濟發展憂慮中回歸到文學思考。疫情來臨,除了正常的社會秩序被阻斷和打破之外,人的內心影響同樣具有巨大的沖擊波。憂慮,恐慌,無奈,絕望,焦慮……等等,讓疫情中的人變得似乎沒有了方向和目標。當然,我在這里提到的是普通人,即那些沒有固定經濟來源的普通人。在農村,我親歷了普通百姓在疫情面前的配合和努力,這來源于他們對國家的信任之外,還有對于生命威脅的恐慌。一些祖輩傳下來的習俗、習慣在這一時期被改變,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和無可奈何的接受,需要他們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我深切感受到了這一點,于是才有了《鄉村無恙》這篇稿子。通過災難我看到了我們生活中的普通人的偉大,偉大的根源來源于一個國家的強大和給予民眾的信心。

      我們常說,文學即人學。特定環境下的文學,一定是建立在給予民眾希望和信心之上的,之后,才會有痛定思痛的思考和反思。英雄需要歌頌和傳揚,但普通民眾的言行和心理同樣需要發現和關注。習近平總書記講到:“在這場疫情戰役中,人民是最大的英雄!笔堑,特定環境下的文學,不應該是泄憤,不應該是抱怨,也不應該是單純的高歌,此時文學的更大價值就應該是苦難中的希望,大海里的燈塔,夜色中的北斗星。在“寒冷”的日子里,文學給予民眾的應該是火苗、溫暖和溫度,而這些都是普通百姓身上自發產生的。城市較之農村的復雜性不言而喻,回到城市之后,對于這樣的思考更加深刻。那些不計回報的志愿者恪盡職守,那些為了百姓生活而冒著生命危險忙碌的快遞小哥、清潔工等等,他們帶給我們的同樣是溫暖和感動。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在新的經濟秩序恢復之前,那些長期生活在城市的底層人群,開始尋求新的出路,謀求新的方向,他們不甘等待,他們也等不起,房貸,孩子學費,一家人的吃喝費用,等等,都需要他們去努力工作?墒羌幢闳绱,他們也同樣沒有放棄過奮斗,他們心里的苦楚,他們心理上的波動,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萬難用想象的筆法描繪。

      文學的另一個作用是反思和給人予警惕。疫情發生之后,各種虛假信息的泛濫層出不窮,那么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思,虛假信息的信任度為何遠遠高于人們對真實信息的信任度?虛假信息的制造者的目的又是什么?諸如此類現象,需要作家用敏銳的眼光和深度的思考來進行判斷和剖析。

      與此同時,人與自然的關系同樣應該引起反思。歷史上多次疫情的發生,多與人對自然的破壞有關,宏大的文學觀察應該建立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之上,應該建立在人與自然命運共同的思考之上,人的劣根性,人的貪婪,人的欲望,等等,都需要給自然界一個滿意的交代。然而,我們卻是缺少這樣的思考和審視的,沒有宏大背景的文學,一定程度上就是小眾,就是自我的傾訴,自我的麻痹。其生命力自然也就不夠頑強和長久了。

      縱觀中外文學史,危機與災難常?剂恐骷覍θ祟惽楦泻偷赖碌耐肝瞿芰,任何一位有良知的藝術家都不會是災難面前的冷漠旁觀者。當然,文學畢竟是文學,疫情面前,任何文學作品只能是慰藉,而不是救世的良藥。災難面前,文學的義務應該是替無數普通人發出內心的吶喊,激發向死而生的力量,撫慰災難中受傷的心靈,應該給予一束光,一絲希望,一些力量。災難不應該是作家落筆的理由,文學應該書寫災難施加于人類的創傷和痛感,讓人學會更為理性的認識和反思!妒笠摺纷髌分杏芯涿粤钊松钍。骸爸匾牟皇侵斡,而是帶著傷痛活下去!彼,災難之于作家的,不應該只是放大苦痛,自吟自唱的歲月靜好,應該是在真善美和向上精神的書寫中,引發更多人反思現實,反思人性,呼吁人與自然的和諧回歸,應該是精神上的自省和自律,從而讓我們的作品更有溫度,更有深邃的力量。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
  • <code id="zqd49"><nobr id="zqd49"><sub id="zqd49"></sub></nobr></code>